凯发娱乐杰克或更好多手扑克

2019-12-11 03:15来源:思凯捷鞋业

凯发娱乐杰克或更好多手扑克1月2日,李登辉携妻子、儿媳和孙女结束了为期一周的媚日之旅。众所周知,李登辉有强烈的媚日情结,自称22岁前是日本人,他那时的日本名字叫岩里政男。2004年,李登辉还拍了身穿日本剑道武士服的宣传画,为其领导的政党“台湾团结联盟”的“立委”候选人拉票。自12月27日起,记者对李登辉的日本之行进行了近距离采访,看清了他媚日的真面目。虽然日本政府称李登辉此行是“私人旅行”,不允许李登辉在日本搞政治活动,然而,李登辉抵日伊始便开始宣扬“台独”言论,到处卖弄他的媚日情结。媚称“宾至如归”去年12月29日上午,李登辉及其家人一行包下了一节车厢,从名古屋乘列车前往石川县金泽市和七尾市参观。从入住饭店步行到车站的十几分钟的路程中,日本出动大量便衣警察,为李登辉担任警戒。石川县金泽车站检票口外,由“日本李登辉之友会”和日本当地“狮子会”等团体组织的约200人(大部分是日本人),举着“欢迎李登辉一行来访”的标语牌,猖狂地高喊“李登辉万岁”和“台湾万岁”的口号。抵达金泽市后,李登辉先去了金泽市立故乡伟人馆(馆内陈列了金泽市许多历史伟人的史料)。随后,他又去日本闻名的金泽市兼六园(日本庭院)参观。有台湾记者为了拍摄靠近李登辉,而与警察发生了摩擦。29日下午5时左右,李登辉离开金泽市,乘车前往石川县七尾市和仓温泉的“加贺屋”旅馆(日本最好的温泉旅馆)入住。离开旅馆前,李登辉为旅馆题字“宾至如归”“一诚天下无难事”。30日上午10时半,李登辉一行离开旅馆,此后,乘车先去了李登辉非常崇拜的日本哲学家西田几多郎纪念馆,并在纪念馆吃午饭。然后,李登辉去了在日本对台湾实行殖民统治时期为台湾南部修建水库作出过重要贡献的工程师八田与一故居参观。下午3时28分,他从金泽车站乘列车返回名古屋。傍晚抵达名古屋车站。据李登辉发言人彭荣次向日本记者介绍,李登辉入住饭店后不再外出,将在饭店会见八田与一的长子。由于28日日本对几名台湾随行记者发出过警告,不许他们太靠近李登辉,29日和30日台湾记者没有怎么提问。29日、30日,日本和台湾共有约100名记者跟随采访。由于日本政府称李登辉此行是“私人旅行”,所以一切行程都不公开,令台湾记者十分头疼,深怕错过了重要新闻。不忘鼓吹“台独”12月31日上午,李登辉一行从名古屋乘坐新干线前往京都。新干线抵达京都时,由“在日台湾同乡会”等团体组织的旅日台湾人和日本人约200人在出站口手持日本国旗和“在日台湾同乡会”会旗,高举分别用中文和日文写的“欢迎李登辉”标语,高喊“李登辉万岁”和“台湾万岁”的口号。离开京都车站后,李登辉路过京都大学,在校门口停留了一会儿。京都大学是李登辉60多年前曾经留学的地方,因此李登辉此次日本之行特别想去母校看看。据悉,京都大学以李登辉可以来校但不许警察入校为由,婉转拒绝了李登辉的要求。但是,据日本记者说,京都大学是由于与中国大学的交流频繁,不愿与中国大学的交流因李登辉来访受到影响,而拒绝了李登辉的要求。接着,李登辉去了银阁寺,与该寺的住持进行了长时间交谈。参观结束时,李登辉特意安排了他来日后的首次台湾记者采访,时间持续了约6分钟。李登辉摆出一副重归故土、抚今追昔的架式,卖弄他“丰富的日本历史知识”。他声称:“今天下雪,对你们(台湾记者)和我来说,都是很有意义的。这次到日本来,完全是以文化方面的目标来参观的。我在这里念过书。今天来银阁寺,昨天、前天去了西田几多郎纪念馆、八田与一故居和金泽,日本的建筑和园林非常好。昨天的西田纪念馆非常有意思。今天对银阁寺的历史有了一个了解。我也在日本住过,对日本多一点了解。但是,我觉得这次的旅行对我帮助很大。来深刻地了解日本的想法和生活,还有很多方面。这次是自己来看看日本。日本这个国家还是很好的国家,秩序很好,各方面配合很好。这些方面对台湾建立一个新的国家来说应该有很大帮助。”台湾记者问李登辉新年有什么新希望,他鼓吹说:“台湾新一年的希望就是加强台湾的认同问题。你们要了解西田哲学。日本明治维新时期出了很多的思想家,西田先生在这些思想家的影响下,找到了日本的发展方向。我为什么对西田哲学感兴趣、关心,原因是台湾正处于一个转变时期,所以需要我们大家在思想上、文化上有一个新的开始。”此后,李登辉去了他在京都大学留学时的老师柏佑贺家。由于京都下大雪,通往滋贺县琵琶湖的高速公路禁止通行,李登辉一行临时改乘新干线,前往日本铁路东海公司在琵琶湖的一个疗养所住宿。记者和其他日本、台湾记者赶到这个疗养所门口,均被警察挡回。据台湾记者说,李登辉有明年春天樱花盛开时再到日本东北奥之细道等地旅游的打算。台湾记者多次向李登辉发言人彭荣次提问,但彭均回答,李登辉没有提这件事。“媚日”丑态毕露纵观李登辉此行,一举一动俨然变成了一个“日本人”,对日本的一切都感到无比亲切。无论是在参观访问中,还是与日本人的言谈中,他的媚日情结表现得淋漓尽致。在名古屋城参观时,日本工作人员用日语进行讲解,李登辉根本不需要翻译,就流利地用日语主动应答。在日本石川县西田几多郎纪念馆参观时,李登辉表现出了对西田哲学和思想的崇拜。西田纪念馆负责人向媒体记者介绍,李登辉对西田哲学非常了解,是他知道的唯一对西田哲学如此清楚和崇拜的“外国领导人”。李登辉在京都银阁寺举行的记者会上甚至说,西田哲学和思想“对台湾建设一个新国家很有帮助”。在此次台湾记者会上,李登辉一开始竟用日语回答台湾记者的提问,后在随行人员提醒下,他才改用汉语。在即将离开日本之际,他在位于京都的司马辽太郎墓地前,又用日语对日本媒体记者发表了讲话。将台湾记者会和日本记者会作个比较就会清楚,李登辉说汉语时很不情愿,且语无伦次,表达能力极差,但说起日语来却非常流利,不比日本人差。从京都开往滋贺县米原的新干线上,李登辉时不时用日语自言自语,简直忘了自己是哪国人。李登辉与已故日本作家司马辽太郎有深交,他曾经在与司马辽太郎交谈时称:“我为自己生为台湾人感到悲哀。”他此行中曾提到,日本人的想法有助于“台湾的国家建设”,日本这样的国家真好。据说,李登辉是一个“虔诚”的基督教徒。但他对日本佛教却非常感兴趣,参观了京都的银阁寺、清水寺以及滋贺县永滨市的渡岸寺。在京都银阁寺参观时,他还下跪拜佛。以上种种可见,李登辉对日本有着无限的向往,恨不得自己脱胎换骨变成日本人。尽管李登辉有媚日情结,但他在日本期间却也受到京都大学的冷遇,吃了闭门羹。台湾记者问他此次未能去京都大学参观有没有遗憾,他只好托词说,因为事先没有跟京都大学联系嘛,所以没有什么遗憾。共同社说李登辉把日奉为实现“台独”的样板日本共同社2日报道说,李登辉决心加强日台关系,把日作为“台湾建国”的样板。评论说,李登辉2日结束了为期一周的访日活动,他在离开日本前重申了要加强日台关系的决心。他在京都对媒体发表简短讲话中,对日本社会给予了高度评价,并说要把日本当成“台湾建国”的样板。称他这次日本之行“不仅仅是一次怀旧的旅行,更是一次思索的旅行。”李登辉自己说他“20岁之前是日本人”,就是说他访问了自己思想形成的起点,再次认识到了他所强调的“确立台湾的主体性”的重要性。评论说,中国当批判小泉首相参拜靖国神社等,通过李登辉访日可隐约看出日本想把李登辉当成“牵制中国的牌”的想法。(完)(来源:参考消息特刊)(记者吴谷丰)近距离看李登辉媚日之旅(记者吴谷丰)1月2日,李登辉携妻子、儿媳和孙女结束了为期一周的媚日之旅。众所周知,李登辉有强烈的媚日情结,自称22岁前是日本人,他那时的日本名字叫岩里政男。2004年,李登辉还拍了身穿日本剑道武士服的宣传画,为其领导的政党“台湾团结联盟”的“立委”候选人拉票。自12月27日起,记者对李登辉的日本之行进行了近距离采访,看清了他媚日的真面目。虽然日本政府称李登辉此行是“私人旅行”,不允许李登辉在日本搞政治活动,然而,李登辉抵日伊始便开始宣扬“台独”言论,到处卖弄他的媚日情结。媚称“宾至如归”去年12月29日上午,李登辉及其家人一行包下了一节车厢,从名古屋乘列车前往石川县金泽市和七尾市参观。从入住饭店步行到车站的十几分钟的路程中,日本出动大量便衣警察,为李登辉担任警戒。石川县金泽车站检票口外,由“日本李登辉之友会”和日本当地“狮子会”等团体组织的约200人(大部分是日本人),举着“欢迎李登辉一行来访”的标语牌,猖狂地高喊“李登辉万岁”和“台湾万岁”的口号。抵达金泽市后,李登辉先去了金泽市立故乡伟人馆(馆内陈列了金泽市许多历史伟人的史料)。随后,他又去日本闻名的金泽市兼六园(日本庭院)参观。有台湾记者为了拍摄靠近李登辉,而与警察发生了摩擦。29日下午5时左右,李登辉离开金泽市,乘车前往石川县七尾市和仓温泉的“加贺屋”旅馆(日本最好的温泉旅馆)入住。离开旅馆前,李登辉为旅馆题字“宾至如归”“一诚天下无难事”。30日上午10时半,李登辉一行离开旅馆,此后,乘车先去了李登辉非常崇拜的日本哲学家西田几多郎纪念馆,并在纪念馆吃午饭。然后,李登辉去了在日本对台湾实行殖民统治时期为台湾南部修建水库作出过重要贡献的工程师八田与一故居参观。下午3时28分,他从金泽车站乘列车返回名古屋。傍晚抵达名古屋车站。据李登辉发言人彭荣次向日本记者介绍,李登辉入住饭店后不再外出,将在饭店会见八田与一的长子。由于28日日本对几名台湾随行记者发出过警告,不许他们太靠近李登辉,29日和30日台湾记者没有怎么提问。29日、30日,日本和台湾共有约100名记者跟随采访。由于日本政府称李登辉此行是“私人旅行”,所以一切行程都不公开,令台湾记者十分头疼,深怕错过了重要新闻。不忘鼓吹“台独”12月31日上午,李登辉一行从名古屋乘坐新干线前往京都。新干线抵达京都时,由“在日台湾同乡会”等团体组织的旅日台湾人和日本人约200人在出站口手持日本国旗和“在日台湾同乡会”会旗,高举分别用中文和日文写的“欢迎李登辉”标语,高喊“李登辉万岁”和“台湾万岁”的口号。离开京都车站后,李登辉路过京都大学,在校门口停留了一会儿。京都大学是李登辉60多年前曾经留学的地方,因此李登辉此次日本之行特别想去母校看看。据悉,京都大学以李登辉可以来校但不许警察入校为由,婉转拒绝了李登辉的要求。但是,据日本记者说,京都大学是由于与中国大学的交流频繁,不愿与中国大学的交流因李登辉来访受到影响,而拒绝了李登辉的要求。接着,李登辉去了银阁寺,与该寺的住持进行了长时间交谈。参观结束时,李登辉特意安排了他来日后的首次台湾记者采访,时间持续了约6分钟。李登辉摆出一副重归故土、抚今追昔的架式,卖弄他“丰富的日本历史知识”。他声称:“今天下雪,对你们(台湾记者)和我来说,都是很有意义的。这次到日本来,完全是以文化方面的目标来参观的。我在这里念过书。今天来银阁寺,昨天、前天去了西田几多郎纪念馆、八田与一故居和金泽,日本的建筑和园林非常好。昨天的西田纪念馆非常有意思。今天对银阁寺的历史有了一个了解。我也在日本住过,对日本多一点了解。但是,我觉得这次的旅行对我帮助很大。来深刻地了解日本的想法和生活,还有很多方面。这次是自己来看看日本。日本这个国家还是很好的国家,秩序很好,各方面配合很好。这些方面对台湾建立一个新的国家来说应该有很大帮助。”台湾记者问李登辉新年有什么新希望,他鼓吹说:“台湾新一年的希望就是加强台湾的认同问题。你们要了解西田哲学。日本明治维新时期出了很多的思想家,西田先生在这些思想家的影响下,找到了日本的发展方向。我为什么对西田哲学感兴趣、关心,原因是台湾正处于一个转变时期,所以需要我们大家在思想上、文化上有一个新的开始。”此后,李登辉去了他在京都大学留学时的老师柏佑贺家。由于京都下大雪,通往滋贺县琵琶湖的高速公路禁止通行,李登辉一行临时改乘新干线,前往日本铁路东海公司在琵琶湖的一个疗养所住宿。记者和其他日本、台湾记者赶到这个疗养所门口,均被警察挡回。据台湾记者说,李登辉有明年春天樱花盛开时再到日本东北奥之细道等地旅游的打算。台湾记者多次向李登辉发言人彭荣次提问,但彭均回答,李登辉没有提这件事。“媚日”丑态毕露纵观李登辉此行,一举一动俨然变成了一个“日本人”,对日本的一切都感到无比亲切。无论是在参观访问中,还是与日本人的言谈中,他的媚日情结表现得淋漓尽致。在名古屋城参观时,日本工作人员用日语进行讲解,李登辉根本不需要翻译,就流利地用日语主动应答。在日本石川县西田几多郎纪念馆参观时,李登辉表现出了对西田哲学和思想的崇拜。西田纪念馆负责人向媒体记者介绍,李登辉对西田哲学非常了解,是他知道的唯一对西田哲学如此清楚和崇拜的“外国领导人”。李登辉在京都银阁寺举行的记者会上甚至说,西田哲学和思想“对台湾建设一个新国家很有帮助”。在此次台湾记者会上,李登辉一开始竟用日语回答台湾记者的提问,后在随行人员提醒下,他才改用汉语。在即将离开日本之际,他在位于京都的司马辽太郎墓地前,又用日语对日本媒体记者发表了讲话。将台湾记者会和日本记者会作个比较就会清楚,李登辉说汉语时很不情愿,且语无伦次,表达能力极差,但说起日语来却非常流利,不比日本人差。从京都开往滋贺县米原的新干线上,李登辉时不时用日语自言自语,简直忘了自己是哪国人。李登辉与已故日本作家司马辽太郎有深交,他曾经在与司马辽太郎交谈时称:“我为自己生为台湾人感到悲哀。”他此行中曾提到,日本人的想法有助于“台湾的国家建设”,日本这样的国家真好。据说,李登辉是一个“虔诚”的基督教徒。但他对日本佛教却非常感兴趣,参观了京都的银阁寺、清水寺以及滋贺县永滨市的渡岸寺。在京都银阁寺参观时,他还下跪拜佛。以上种种可见,李登辉对日本有着无限的向往,恨不得自己脱胎换骨变成日本人。尽管李登辉有媚日情结,但他在日本期间却也受到京都大学的冷遇,吃了闭门羹。台湾记者问他此次未能去京都大学参观有没有遗憾,他只好托词说,因为事先没有跟京都大学联系嘛,所以没有什么遗憾。共同社说李登辉把日奉为实现“台独”的样板日本共同社2日报道说,李登辉决心加强日台关系,把日作为“台湾建国”的样板。评论说,李登辉2日结束了为期一周的访日活动,他在离开日本前重申了要加强日台关系的决心。他在京都对媒体发表简短讲话中,对日本社会给予了高度评价,并说要把日本当成“台湾建国”的样板。称他这次日本之行“不仅仅是一次怀旧的旅行,更是一次思索的旅行。”李登辉自己说他“20岁之前是日本人”,就是说他访问了自己思想形成的起点,再次认识到了他所强调的“确立台湾的主体性”的重要性。评论说,中国当批判小泉首相参拜靖国神社等,通过李登辉访日可隐约看出日本想把李登辉当成“牵制中国的牌”的想法。相关新闻:日本对李登辉行程遮遮掩掩中日关系陷入冰点李登辉自日返台即与陈水扁密谈3小时引外界关注说汉语很不情愿近距离看李登辉媚日之旅爱国人士在日本驻华使馆强烈抗议李登辉访日图刘建超:密切关注李登辉访日事态保留反应权图专题:日本同意为李登辉核发签证

>

新华网东京1月4日电综述:说汉语很不情愿近距离看李登辉媚日之旅记者吴谷丰1月2日,李登辉携妻子、儿媳和孙女结束了为期一周的媚日之旅。众所周知,李登辉有强烈的媚日情结,自称22岁前是日本人,那时的日本名字叫岩里政男。2004年,李登辉还拍了身穿日本剑道武士服的宣传画,为其领导的政党“台湾团结联盟”的“立委”候选人拉票。虽然日本政府称李登辉此行是“私人旅行”,不允许李登辉在日本搞政治活动,然而,李登辉抵日伊始便开始宣扬“台独”言论,到处卖弄他的媚日情结。纵观李登辉此行,一举一动俨然变成了一个“日本人”,对日本的一切都感到无比亲切。在名古屋城参观时,日本工作人员用日语进行讲解,李登辉不要翻译,急着用日语主动应答。在日本石川县西田几多郎纪念馆参观时,李登辉表现出了对西田哲学和思想的崇拜。西田纪念馆负责人向媒体记者介绍,李登辉对西田哲学非常了解,是他知道的唯一对西田哲学如此清楚和崇拜的“外国领导人”。李登辉在京都银阁寺举行的台湾记者会上甚至说,西田哲学和思想“对台湾建设一个新国家很有帮助”。在会上,李登辉一开始竟用日语回答台湾记者的提问,后在随行人员提醒下,他才改用汉语。在即将离开日本之际,他在位于京都的司马辽太郎墓地前,又用日语对日本媒体记者发表了讲话。李登辉与已故日本作家司马辽太郎有深交,他曾经在与司马辽太郎交谈时称:“我为自己生为台湾人感到悲哀。”他此行中曾提到,日本人的想法有助于“台湾的国家建设”,日本这样的国家真好。将台湾记者会和日本记者会作个比较就会清楚,李登辉说汉语时很不情愿,且语无伦次,表达能力极差,但说起日语来却非常流利,不比日本人差。在从京都开往滋贺县米原的新干线列车上,李登辉时不时用日语自言自语,简直忘了自己是哪国人。李登辉摆出一副重归故土、抚今追昔的架式,卖弄他“丰富的日本历史知识”。他声称:“我也在日本住过,对日本多一点了解。但是,我觉得这次的旅行对我帮助很大。来深刻地了解日本的想法和生活,还有很多方面。这次是自己来看看日本。日本这个国家还是很好的国家,秩序很好,各方面配合很好。这些方面对台湾建立一个新的国家来说应该有很大帮助。”据台湾记者说,李登辉有明年春天樱花盛开时再到日本东北奥之细道等地旅游的打算。台湾记者多次向李登辉发言人彭荣次提问,但彭均回答,李登辉没有提这件事。据说,李登辉是一个“虔诚”的基督教徒。但他对日本佛教却非常感兴趣,参观了京都的银阁寺、清水寺以及滋贺县永滨市的渡岸寺。在京都银阁寺参观时,他还下跪拜佛。以上种种可见,李登辉对日本有着无限的向往,恨不得自己脱胎换骨变成日本人。尽管李登辉有媚日情结,但他在日本期间却也受到京都大学的冷遇,吃了闭门羹。京都大学是李登辉60多年前曾经留学的地方,因此李登辉此次日本之行特别想去母校看看。据悉,京都大学婉转拒绝了李登辉的要求。台湾记者问李登辉此次未能去京都大学参观有没有遗憾,他只好托词说,因为事先没有跟京都大学联系嘛,所以没有什么遗憾。(完)(来源:新华网)

凯发娱乐杰克或更好多手扑克1月2日,李登辉携妻子、儿媳和孙女结束了为期一周的媚日之旅。众所周知,李登辉有强烈的媚日情结,自称22岁前是日本人,他那时的日本名字叫岩里政男。2004年,李登辉还拍了身穿日本剑道武士服的宣传画,为其领导的政党“台湾团结联盟”的“立委”候选人拉票。自12月27日起,记者对李登辉的日本之行进行了近距离采访,看清了他媚日的真面目。虽然日本政府称李登辉此行是“私人旅行”,不允许李登辉在日本搞政治活动,然而,李登辉抵日伊始便开始宣扬“台独”言论,到处卖弄他的媚日情结。媚称“宾至如归”去年12月29日上午,李登辉及其家人一行包下了一节车厢,从名古屋乘列车前往石川县金泽市和七尾市参观。从入住饭店步行到车站的十几分钟的路程中,日本出动大量便衣警察,为李登辉担任警戒。石川县金泽车站检票口外,由“日本李登辉之友会”和日本当地“狮子会”等团体组织的约200人(大部分是日本人),举着“欢迎李登辉一行来访”的标语牌,猖狂地高喊“李登辉万岁”和“台湾万岁”的口号。抵达金泽市后,李登辉先去了金泽市立故乡伟人馆(馆内陈列了金泽市许多历史伟人的史料)。随后,他又去日本闻名的金泽市兼六园(日本庭院)参观。有台湾记者为了拍摄靠近李登辉,而与警察发生了摩擦。29日下午5时左右,李登辉离开金泽市,乘车前往石川县七尾市和仓温泉的“加贺屋”旅馆(日本最好的温泉旅馆)入住。离开旅馆前,李登辉为旅馆题字“宾至如归”“一诚天下无难事”。30日上午10时半,李登辉一行离开旅馆,此后,乘车先去了李登辉非常崇拜的日本哲学家西田几多郎纪念馆,并在纪念馆吃午饭。然后,李登辉去了在日本对台湾实行殖民统治时期为台湾南部修建水库作出过重要贡献的工程师八田与一故居参观。下午3时28分,他从金泽车站乘列车返回名古屋。傍晚抵达名古屋车站。据李登辉发言人彭荣次向日本记者介绍,李登辉入住饭店后不再外出,将在饭店会见八田与一的长子。由于28日日本对几名台湾随行记者发出过警告,不许他们太靠近李登辉,29日和30日台湾记者没有怎么提问。29日、30日,日本和台湾共有约100名记者跟随采访。由于日本政府称李登辉此行是“私人旅行”,所以一切行程都不公开,令台湾记者十分头疼,深怕错过了重要新闻。不忘鼓吹“台独”12月31日上午,李登辉一行从名古屋乘坐新干线前往京都。新干线抵达京都时,由“在日台湾同乡会”等团体组织的旅日台湾人和日本人约200人在出站口手持日本国旗和“在日台湾同乡会”会旗,高举分别用中文和日文写的“欢迎李登辉”标语,高喊“李登辉万岁”和“台湾万岁”的口号。离开京都车站后,李登辉路过京都大学,在校门口停留了一会儿。京都大学是李登辉60多年前曾经留学的地方,因此李登辉此次日本之行特别想去母校看看。据悉,京都大学以李登辉可以来校但不许警察入校为由,婉转拒绝了李登辉的要求。但是,据日本记者说,京都大学是由于与中国大学的交流频繁,不愿与中国大学的交流因李登辉来访受到影响,而拒绝了李登辉的要求。接着,李登辉去了银阁寺,与该寺的住持进行了长时间交谈。参观结束时,李登辉特意安排了他来日后的首次台湾记者采访,时间持续了约6分钟。李登辉摆出一副重归故土、抚今追昔的架式,卖弄他“丰富的日本历史知识”。他声称:“今天下雪,对你们(台湾记者)和我来说,都是很有意义的。这次到日本来,完全是以文化方面的目标来参观的。我在这里念过书。今天来银阁寺,昨天、前天去了西田几多郎纪念馆、八田与一故居和金泽,日本的建筑和园林非常好。昨天的西田纪念馆非常有意思。今天对银阁寺的历史有了一个了解。我也在日本住过,对日本多一点了解。但是,我觉得这次的旅行对我帮助很大。来深刻地了解日本的想法和生活,还有很多方面。这次是自己来看看日本。日本这个国家还是很好的国家,秩序很好,各方面配合很好。这些方面对台湾建立一个新的国家来说应该有很大帮助。”台湾记者问李登辉新年有什么新希望,他鼓吹说:“台湾新一年的希望就是加强台湾的认同问题。你们要了解西田哲学。日本明治维新时期出了很多的思想家,西田先生在这些思想家的影响下,找到了日本的发展方向。我为什么对西田哲学感兴趣、关心,原因是台湾正处于一个转变时期,所以需要我们大家在思想上、文化上有一个新的开始。”此后,李登辉去了他在京都大学留学时的老师柏佑贺家。由于京都下大雪,通往滋贺县琵琶湖的高速公路禁止通行,李登辉一行临时改乘新干线,前往日本铁路东海公司在琵琶湖的一个疗养所住宿。记者和其他日本、台湾记者赶到这个疗养所门口,均被警察挡回。据台湾记者说,李登辉有明年春天樱花盛开时再到日本东北奥之细道等地旅游的打算。台湾记者多次向李登辉发言人彭荣次提问,但彭均回答,李登辉没有提这件事。“媚日”丑态毕露纵观李登辉此行,一举一动俨然变成了一个“日本人”,对日本的一切都感到无比亲切。无论是在参观访问中,还是与日本人的言谈中,他的媚日情结表现得淋漓尽致。在名古屋城参观时,日本工作人员用日语进行讲解,李登辉根本不需要翻译,就流利地用日语主动应答。在日本石川县西田几多郎纪念馆参观时,李登辉表现出了对西田哲学和思想的崇拜。西田纪念馆负责人向媒体记者介绍,李登辉对西田哲学非常了解,是他知道的唯一对西田哲学如此清楚和崇拜的“外国领导人”。李登辉在京都银阁寺举行的记者会上甚至说,西田哲学和思想“对台湾建设一个新国家很有帮助”。在此次台湾记者会上,李登辉一开始竟用日语回答台湾记者的提问,后在随行人员提醒下,他才改用汉语。在即将离开日本之际,他在位于京都的司马辽太郎墓地前,又用日语对日本媒体记者发表了讲话。将台湾记者会和日本记者会作个比较就会清楚,李登辉说汉语时很不情愿,且语无伦次,表达能力极差,但说起日语来却非常流利,不比日本人差。从京都开往滋贺县米原的新干线上,李登辉时不时用日语自言自语,简直忘了自己是哪国人。李登辉与已故日本作家司马辽太郎有深交,他曾经在与司马辽太郎交谈时称:“我为自己生为台湾人感到悲哀。”他此行中曾提到,日本人的想法有助于“台湾的国家建设”,日本这样的国家真好。据说,李登辉是一个“虔诚”的基督教徒。但他对日本佛教却非常感兴趣,参观了京都的银阁寺、清水寺以及滋贺县永滨市的渡岸寺。在京都银阁寺参观时,他还下跪拜佛。以上种种可见,李登辉对日本有着无限的向往,恨不得自己脱胎换骨变成日本人。尽管李登辉有媚日情结,但他在日本期间却也受到京都大学的冷遇,吃了闭门羹。台湾记者问他此次未能去京都大学参观有没有遗憾,他只好托词说,因为事先没有跟京都大学联系嘛,所以没有什么遗憾。共同社说李登辉把日奉为实现“台独”的样板日本共同社2日报道说,李登辉决心加强日台关系,把日作为“台湾建国”的样板。评论说,李登辉2日结束了为期一周的访日活动,他在离开日本前重申了要加强日台关系的决心。他在京都对媒体发表简短讲话中,对日本社会给予了高度评价,并说要把日本当成“台湾建国”的样板。称他这次日本之行“不仅仅是一次怀旧的旅行,更是一次思索的旅行。”李登辉自己说他“20岁之前是日本人”,就是说他访问了自己思想形成的起点,再次认识到了他所强调的“确立台湾的主体性”的重要性。评论说,中国当批判小泉首相参拜靖国神社等,通过李登辉访日可隐约看出日本想把李登辉当成“牵制中国的牌”的想法。(完)(来源:参考消息特刊)(记者吴谷丰)“我家孩子就是不跟家长说话”昨日中午,“孩子为何变哑了”专家现场释疑火爆登场。成都市十二中华智学校心理老师周蕊、树德实验中学心理老师刘闫芳坐镇接听热线。咨询结束后,心理老师们感叹:很多“乖娃娃”变“哑”大都是由于父母方法不对造成的。纳闷:孩子为啥讨厌我第一个打进热线的家长杨先生十分气愤,他说自从孩子上了高中之后,就讨厌家长,甚至讨厌班主任,对老师存在抵触情绪。比起初中,学习下降很多。经与刘老师交谈后发现,老杨夫妇都是下岗工人,平日过多强调孩子的学习成绩。他们对高中学习方法、学习要求等知识了解不足,老是拿孩子初中成绩来比较高中成绩。老师建议:家长应对孩子重新定位,不是仅仅从分数出发看成绩是否下降。同时,要帮助孩子找出薄弱学科、薄弱环节,反思自己的学习方法是否正确。家长对孩子要多鼓励,并与孩子一起树立长期目标、中期目标和近期目标。伤心:我家娃娃要自杀在打进热线的家长中,单亲妈妈李静最为伤心。女儿五岁时爸爸死了,她独自带着孩子没再嫁。没料到孩子却性格软弱,一遇到难题就退缩。每天白天黑夜地上网、看电视,还逃学。妈妈一旦干涉就扬言:“你如果再管,我就自杀。”经过一番了解后,周蕊老师发现,这是由于单亲妈妈过于溺爱,不懂沟通艺术造成的。妈妈仅靠讲道理和苦口婆心来挽救孩子是不够的。应教给孩子正确的方式面对挫折,而不是帮助孩子去逃避。老师建议:妈妈应该营造好自己的感情生活,让彼此关爱,而不过分依赖。在女儿肯帮母亲做事的时候,告诉女儿自己的真实想法,进一步了解她逃学的真正原因。另一方面,从孩子要“自杀”来看,孩子有抑郁倾向,建议找专家进行面对面指导。降压:娃娃自尊心强南充家长王先生打进电话称,孩子17岁正在读高一,初中成绩很好,高中从“火箭班”降到“实验班”后,一直不愿意和父母沟通。由于娃娃自尊心强,父母一问他学校的事情,他就发火。平时就喜欢闷到头在一边读书看报。周老师指出,高中是孩子“自我意识”的发展期,孩子不愿沟通很有可能是降班的心理落差造成的,同时父母的期望也给了他压力。老师建议:对自尊心强的孩子,可实施“降压”措施,给他“吃冰棍”,而不是逼着他做事情。多与孩子培养共同爱好,不直接谈学习,创造孩子喜欢的家庭环境。要让他自愿陪妈妈、爸爸,而不是妈妈、爸爸陪他。压抑气氛一除,孩子自然话就多了。尝试:做个“时尚”妈妈棠湖中学某高中生,因父母做生意,从小就是隔代教育。从初中起孩子远离父母,住校至今,在家难以和父母沟通,整天沉迷于网络。母亲尝试与孩子沟通,但收效不大。经刘老师分析,原因在于孩子与父母相处时间太少,父母只是注重孩子的生活问题,而很少关注孩子的心理需要,所以造成了情感上的疏离。老师建议:父母一定要及时通过媒体和书籍关注当代中学生兴趣、了解他们的心理需要以及容易出现的困惑。做个时尚父母,参与到孩子感兴趣的活动中来,如上网等,不让孩子看不起。同时,还可以采取间接沟通的方式,让年长一些的同辈人(如姐姐)跟孩子接近,通过间接方式了解娃娃的困惑和关注点,从而接近孩子心灵。(记者谢梦)

1月2日,李登辉携妻子、儿媳和孙女结束了为期一周的媚日之旅。众所周知,李登辉有强烈的媚日情结,自称22岁前是日本人,他那时的日本名字叫岩里政男。2004年,李登辉还拍了身穿日本剑道武士服的宣传画,为其领导的政党“台湾团结联盟”的“立委”候选人拉票。自12月27日起,记者对李登辉的日本之行进行了近距离采访,看清了他媚日的真面目。虽然日本政府称李登辉此行是“私人旅行”,不允许李登辉在日本搞政治活动,然而,李登辉抵日伊始便开始宣扬“台独”言论,到处卖弄他的媚日情结。媚称“宾至如归”去年12月29日上午,李登辉及其家人一行包下了一节车厢,从名古屋乘列车前往石川县金泽市和七尾市参观。从入住饭店步行到车站的十几分钟的路程中,日本出动大量便衣警察,为李登辉担任警戒。石川县金泽车站检票口外,由“日本李登辉之友会”和日本当地“狮子会”等团体组织的约200人(大部分是日本人),举着“欢迎李登辉一行来访”的标语牌,猖狂地高喊“李登辉万岁”和“台湾万岁”的口号。抵达金泽市后,李登辉先去了金泽市立故乡伟人馆(馆内陈列了金泽市许多历史伟人的史料)。随后,他又去日本闻名的金泽市兼六园(日本庭院)参观。有台湾记者为了拍摄靠近李登辉,而与警察发生了摩擦。29日下午5时左右,李登辉离开金泽市,乘车前往石川县七尾市和仓温泉的“加贺屋”旅馆(日本最好的温泉旅馆)入住。离开旅馆前,李登辉为旅馆题字“宾至如归”“一诚天下无难事”。30日上午10时半,李登辉一行离开旅馆,此后,乘车先去了李登辉非常崇拜的日本哲学家西田几多郎纪念馆,并在纪念馆吃午饭。然后,李登辉去了在日本对台湾实行殖民统治时期为台湾南部修建水库作出过重要贡献的工程师八田与一故居参观。下午3时28分,他从金泽车站乘列车返回名古屋。傍晚抵达名古屋车站。据李登辉发言人彭荣次向日本记者介绍,李登辉入住饭店后不再外出,将在饭店会见八田与一的长子。由于28日日本对几名台湾随行记者发出过警告,不许他们太靠近李登辉,29日和30日台湾记者没有怎么提问。29日、30日,日本和台湾共有约100名记者跟随采访。由于日本政府称李登辉此行是“私人旅行”,所以一切行程都不公开,令台湾记者十分头疼,深怕错过了重要新闻。不忘鼓吹“台独”12月31日上午,李登辉一行从名古屋乘坐新干线前往京都。新干线抵达京都时,由“在日台湾同乡会”等团体组织的旅日台湾人和日本人约200人在出站口手持日本国旗和“在日台湾同乡会”会旗,高举分别用中文和日文写的“欢迎李登辉”标语,高喊“李登辉万岁”和“台湾万岁”的口号。离开京都车站后,李登辉路过京都大学,在校门口停留了一会儿。京都大学是李登辉60多年前曾经留学的地方,因此李登辉此次日本之行特别想去母校看看。据悉,京都大学以李登辉可以来校但不许警察入校为由,婉转拒绝了李登辉的要求。但是,据日本记者说,京都大学是由于与中国大学的交流频繁,不愿与中国大学的交流因李登辉来访受到影响,而拒绝了李登辉的要求。接着,李登辉去了银阁寺,与该寺的住持进行了长时间交谈。参观结束时,李登辉特意安排了他来日后的首次台湾记者采访,时间持续了约6分钟。李登辉摆出一副重归故土、抚今追昔的架式,卖弄他“丰富的日本历史知识”。他声称:“今天下雪,对你们(台湾记者)和我来说,都是很有意义的。这次到日本来,完全是以文化方面的目标来参观的。我在这里念过书。今天来银阁寺,昨天、前天去了西田几多郎纪念馆、八田与一故居和金泽,日本的建筑和园林非常好。昨天的西田纪念馆非常有意思。今天对银阁寺的历史有了一个了解。我也在日本住过,对日本多一点了解。但是,我觉得这次的旅行对我帮助很大。来深刻地了解日本的想法和生活,还有很多方面。这次是自己来看看日本。日本这个国家还是很好的国家,秩序很好,各方面配合很好。这些方面对台湾建立一个新的国家来说应该有很大帮助。”台湾记者问李登辉新年有什么新希望,他鼓吹说:“台湾新一年的希望就是加强台湾的认同问题。你们要了解西田哲学。日本明治维新时期出了很多的思想家,西田先生在这些思想家的影响下,找到了日本的发展方向。我为什么对西田哲学感兴趣、关心,原因是台湾正处于一个转变时期,所以需要我们大家在思想上、文化上有一个新的开始。”此后,李登辉去了他在京都大学留学时的老师柏佑贺家。由于京都下大雪,通往滋贺县琵琶湖的高速公路禁止通行,李登辉一行临时改乘新干线,前往日本铁路东海公司在琵琶湖的一个疗养所住宿。记者和其他日本、台湾记者赶到这个疗养所门口,均被警察挡回。据台湾记者说,李登辉有明年春天樱花盛开时再到日本东北奥之细道等地旅游的打算。台湾记者多次向李登辉发言人彭荣次提问,但彭均回答,李登辉没有提这件事。“媚日”丑态毕露纵观李登辉此行,一举一动俨然变成了一个“日本人”,对日本的一切都感到无比亲切。无论是在参观访问中,还是与日本人的言谈中,他的媚日情结表现得淋漓尽致。在名古屋城参观时,日本工作人员用日语进行讲解,李登辉根本不需要翻译,就流利地用日语主动应答。在日本石川县西田几多郎纪念馆参观时,李登辉表现出了对西田哲学和思想的崇拜。西田纪念馆负责人向媒体记者介绍,李登辉对西田哲学非常了解,是他知道的唯一对西田哲学如此清楚和崇拜的“外国领导人”。李登辉在京都银阁寺举行的记者会上甚至说,西田哲学和思想“对台湾建设一个新国家很有帮助”。在此次台湾记者会上,李登辉一开始竟用日语回答台湾记者的提问,后在随行人员提醒下,他才改用汉语。在即将离开日本之际,他在位于京都的司马辽太郎墓地前,又用日语对日本媒体记者发表了讲话。将台湾记者会和日本记者会作个比较就会清楚,李登辉说汉语时很不情愿,且语无伦次,表达能力极差,但说起日语来却非常流利,不比日本人差。从京都开往滋贺县米原的新干线上,李登辉时不时用日语自言自语,简直忘了自己是哪国人。李登辉与已故日本作家司马辽太郎有深交,他曾经在与司马辽太郎交谈时称:“我为自己生为台湾人感到悲哀。”他此行中曾提到,日本人的想法有助于“台湾的国家建设”,日本这样的国家真好。据说,李登辉是一个“虔诚”的基督教徒。但他对日本佛教却非常感兴趣,参观了京都的银阁寺、清水寺以及滋贺县永滨市的渡岸寺。在京都银阁寺参观时,他还下跪拜佛。以上种种可见,李登辉对日本有着无限的向往,恨不得自己脱胎换骨变成日本人。尽管李登辉有媚日情结,但他在日本期间却也受到京都大学的冷遇,吃了闭门羹。台湾记者问他此次未能去京都大学参观有没有遗憾,他只好托词说,因为事先没有跟京都大学联系嘛,所以没有什么遗憾。共同社说李登辉把日奉为实现“台独”的样板日本共同社2日报道说,李登辉决心加强日台关系,把日作为“台湾建国”的样板。评论说,李登辉2日结束了为期一周的访日活动,他在离开日本前重申了要加强日台关系的决心。他在京都对媒体发表简短讲话中,对日本社会给予了高度评价,并说要把日本当成“台湾建国”的样板。称他这次日本之行“不仅仅是一次怀旧的旅行,更是一次思索的旅行。”李登辉自己说他“20岁之前是日本人”,就是说他访问了自己思想形成的起点,再次认识到了他所强调的“确立台湾的主体性”的重要性。评论说,中国当批判小泉首相参拜靖国神社等,通过李登辉访日可隐约看出日本想把李登辉当成“牵制中国的牌”的想法。(完)(来源:参考消息特刊)(记者吴谷丰)1月2日,李登辉携妻子、儿媳和孙女结束了为期一周的媚日之旅。众所周知,李登辉有强烈的媚日情结,自称22岁前是日本人,他那时的日本名字叫岩里政男。2004年,李登辉还拍了身穿日本剑道武士服的宣传画,为其领导的政党“台湾团结联盟”的“立委”候选人拉票。自12月27日起,记者对李登辉的日本之行进行了近距离采访,看清了他媚日的真面目。虽然日本政府称李登辉此行是“私人旅行”,不允许李登辉在日本搞政治活动,然而,李登辉抵日伊始便开始宣扬“台独”言论,到处卖弄他的媚日情结。媚称“宾至如归”去年12月29日上午,李登辉及其家人一行包下了一节车厢,从名古屋乘列车前往石川县金泽市和七尾市参观。从入住饭店步行到车站的十几分钟的路程中,日本出动大量便衣警察,为李登辉担任警戒。石川县金泽车站检票口外,由“日本李登辉之友会”和日本当地“狮子会”等团体组织的约200人(大部分是日本人),举着“欢迎李登辉一行来访”的标语牌,猖狂地高喊“李登辉万岁”和“台湾万岁”的口号。抵达金泽市后,李登辉先去了金泽市立故乡伟人馆(馆内陈列了金泽市许多历史伟人的史料)。随后,他又去日本闻名的金泽市兼六园(日本庭院)参观。有台湾记者为了拍摄靠近李登辉,而与警察发生了摩擦。29日下午5时左右,李登辉离开金泽市,乘车前往石川县七尾市和仓温泉的“加贺屋”旅馆(日本最好的温泉旅馆)入住。离开旅馆前,李登辉为旅馆题字“宾至如归”“一诚天下无难事”。30日上午10时半,李登辉一行离开旅馆,此后,乘车先去了李登辉非常崇拜的日本哲学家西田几多郎纪念馆,并在纪念馆吃午饭。然后,李登辉去了在日本对台湾实行殖民统治时期为台湾南部修建水库作出过重要贡献的工程师八田与一故居参观。下午3时28分,他从金泽车站乘列车返回名古屋。傍晚抵达名古屋车站。据李登辉发言人彭荣次向日本记者介绍,李登辉入住饭店后不再外出,将在饭店会见八田与一的长子。由于28日日本对几名台湾随行记者发出过警告,不许他们太靠近李登辉,29日和30日台湾记者没有怎么提问。29日、30日,日本和台湾共有约100名记者跟随采访。由于日本政府称李登辉此行是“私人旅行”,所以一切行程都不公开,令台湾记者十分头疼,深怕错过了重要新闻。不忘鼓吹“台独”12月31日上午,李登辉一行从名古屋乘坐新干线前往京都。新干线抵达京都时,由“在日台湾同乡会”等团体组织的旅日台湾人和日本人约200人在出站口手持日本国旗和“在日台湾同乡会”会旗,高举分别用中文和日文写的“欢迎李登辉”标语,高喊“李登辉万岁”和“台湾万岁”的口号。离开京都车站后,李登辉路过京都大学,在校门口停留了一会儿。京都大学是李登辉60多年前曾经留学的地方,因此李登辉此次日本之行特别想去母校看看。据悉,京都大学以李登辉可以来校但不许警察入校为由,婉转拒绝了李登辉的要求。但是,据日本记者说,京都大学是由于与中国大学的交流频繁,不愿与中国大学的交流因李登辉来访受到影响,而拒绝了李登辉的要求。接着,李登辉去了银阁寺,与该寺的住持进行了长时间交谈。参观结束时,李登辉特意安排了他来日后的首次台湾记者采访,时间持续了约6分钟。李登辉摆出一副重归故土、抚今追昔的架式,卖弄他“丰富的日本历史知识”。他声称:“今天下雪,对你们(台湾记者)和我来说,都是很有意义的。这次到日本来,完全是以文化方面的目标来参观的。我在这里念过书。今天来银阁寺,昨天、前天去了西田几多郎纪念馆、八田与一故居和金泽,日本的建筑和园林非常好。昨天的西田纪念馆非常有意思。今天对银阁寺的历史有了一个了解。我也在日本住过,对日本多一点了解。但是,我觉得这次的旅行对我帮助很大。来深刻地了解日本的想法和生活,还有很多方面。这次是自己来看看日本。日本这个国家还是很好的国家,秩序很好,各方面配合很好。这些方面对台湾建立一个新的国家来说应该有很大帮助。”台湾记者问李登辉新年有什么新希望,他鼓吹说:“台湾新一年的希望就是加强台湾的认同问题。你们要了解西田哲学。日本明治维新时期出了很多的思想家,西田先生在这些思想家的影响下,找到了日本的发展方向。我为什么对西田哲学感兴趣、关心,原因是台湾正处于一个转变时期,所以需要我们大家在思想上、文化上有一个新的开始。”此后,李登辉去了他在京都大学留学时的老师柏佑贺家。由于京都下大雪,通往滋贺县琵琶湖的高速公路禁止通行,李登辉一行临时改乘新干线,前往日本铁路东海公司在琵琶湖的一个疗养所住宿。记者和其他日本、台湾记者赶到这个疗养所门口,均被警察挡回。据台湾记者说,李登辉有明年春天樱花盛开时再到日本东北奥之细道等地旅游的打算。台湾记者多次向李登辉发言人彭荣次提问,但彭均回答,李登辉没有提这件事。“媚日”丑态毕露纵观李登辉此行,一举一动俨然变成了一个“日本人”,对日本的一切都感到无比亲切。无论是在参观访问中,还是与日本人的言谈中,他的媚日情结表现得淋漓尽致。在名古屋城参观时,日本工作人员用日语进行讲解,李登辉根本不需要翻译,就流利地用日语主动应答。在日本石川县西田几多郎纪念馆参观时,李登辉表现出了对西田哲学和思想的崇拜。西田纪念馆负责人向媒体记者介绍,李登辉对西田哲学非常了解,是他知道的唯一对西田哲学如此清楚和崇拜的“外国领导人”。李登辉在京都银阁寺举行的记者会上甚至说,西田哲学和思想“对台湾建设一个新国家很有帮助”。在此次台湾记者会上,李登辉一开始竟用日语回答台湾记者的提问,后在随行人员提醒下,他才改用汉语。在即将离开日本之际,他在位于京都的司马辽太郎墓地前,又用日语对日本媒体记者发表了讲话。将台湾记者会和日本记者会作个比较就会清楚,李登辉说汉语时很不情愿,且语无伦次,表达能力极差,但说起日语来却非常流利,不比日本人差。从京都开往滋贺县米原的新干线上,李登辉时不时用日语自言自语,简直忘了自己是哪国人。李登辉与已故日本作家司马辽太郎有深交,他曾经在与司马辽太郎交谈时称:“我为自己生为台湾人感到悲哀。”他此行中曾提到,日本人的想法有助于“台湾的国家建设”,日本这样的国家真好。据说,李登辉是一个“虔诚”的基督教徒。但他对日本佛教却非常感兴趣,参观了京都的银阁寺、清水寺以及滋贺县永滨市的渡岸寺。在京都银阁寺参观时,他还下跪拜佛。以上种种可见,李登辉对日本有着无限的向往,恨不得自己脱胎换骨变成日本人。尽管李登辉有媚日情结,但他在日本期间却也受到京都大学的冷遇,吃了闭门羹。台湾记者问他此次未能去京都大学参观有没有遗憾,他只好托词说,因为事先没有跟京都大学联系嘛,所以没有什么遗憾。共同社说李登辉把日奉为实现“台独”的样板日本共同社2日报道说,李登辉决心加强日台关系,把日作为“台湾建国”的样板。评论说,李登辉2日结束了为期一周的访日活动,他在离开日本前重申了要加强日台关系的决心。他在京都对媒体发表简短讲话中,对日本社会给予了高度评价,并说要把日本当成“台湾建国”的样板。称他这次日本之行“不仅仅是一次怀旧的旅行,更是一次思索的旅行。”李登辉自己说他“20岁之前是日本人”,就是说他访问了自己思想形成的起点,再次认识到了他所强调的“确立台湾的主体性”的重要性。评论说,中国当批判小泉首相参拜靖国神社等,通过李登辉访日可隐约看出日本想把李登辉当成“牵制中国的牌”的想法。(完)(来源:参考消息特刊)(记者吴谷丰)

新华网东京1月4日电综述:说汉语很不情愿近距离看李登辉媚日之旅记者吴谷丰1月2日,李登辉携妻子、儿媳和孙女结束了为期一周的媚日之旅。众所周知,李登辉有强烈的媚日情结,自称22岁前是日本人,那时的日本名字叫岩里政男。2004年,李登辉还拍了身穿日本剑道武士服的宣传画,为其领导的政党“台湾团结联盟”的“立委”候选人拉票。虽然日本政府称李登辉此行是“私人旅行”,不允许李登辉在日本搞政治活动,然而,李登辉抵日伊始便开始宣扬“台独”言论,到处卖弄他的媚日情结。纵观李登辉此行,一举一动俨然变成了一个“日本人”,对日本的一切都感到无比亲切。在名古屋城参观时,日本工作人员用日语进行讲解,李登辉不要翻译,急着用日语主动应答。在日本石川县西田几多郎纪念馆参观时,李登辉表现出了对西田哲学和思想的崇拜。西田纪念馆负责人向媒体记者介绍,李登辉对西田哲学非常了解,是他知道的唯一对西田哲学如此清楚和崇拜的“外国领导人”。李登辉在京都银阁寺举行的台湾记者会上甚至说,西田哲学和思想“对台湾建设一个新国家很有帮助”。在会上,李登辉一开始竟用日语回答台湾记者的提问,后在随行人员提醒下,他才改用汉语。在即将离开日本之际,他在位于京都的司马辽太郎墓地前,又用日语对日本媒体记者发表了讲话。李登辉与已故日本作家司马辽太郎有深交,他曾经在与司马辽太郎交谈时称:“我为自己生为台湾人感到悲哀。”他此行中曾提到,日本人的想法有助于“台湾的国家建设”,日本这样的国家真好。将台湾记者会和日本记者会作个比较就会清楚,李登辉说汉语时很不情愿,且语无伦次,表达能力极差,但说起日语来却非常流利,不比日本人差。在从京都开往滋贺县米原的新干线列车上,李登辉时不时用日语自言自语,简直忘了自己是哪国人。李登辉摆出一副重归故土、抚今追昔的架式,卖弄他“丰富的日本历史知识”。他声称:“我也在日本住过,对日本多一点了解。但是,我觉得这次的旅行对我帮助很大。来深刻地了解日本的想法和生活,还有很多方面。这次是自己来看看日本。日本这个国家还是很好的国家,秩序很好,各方面配合很好。这些方面对台湾建立一个新的国家来说应该有很大帮助。”据台湾记者说,李登辉有明年春天樱花盛开时再到日本东北奥之细道等地旅游的打算。台湾记者多次向李登辉发言人彭荣次提问,但彭均回答,李登辉没有提这件事。据说,李登辉是一个“虔诚”的基督教徒。但他对日本佛教却非常感兴趣,参观了京都的银阁寺、清水寺以及滋贺县永滨市的渡岸寺。在京都银阁寺参观时,他还下跪拜佛。以上种种可见,李登辉对日本有着无限的向往,恨不得自己脱胎换骨变成日本人。尽管李登辉有媚日情结,但他在日本期间却也受到京都大学的冷遇,吃了闭门羹。京都大学是李登辉60多年前曾经留学的地方,因此李登辉此次日本之行特别想去母校看看。据悉,京都大学婉转拒绝了李登辉的要求。台湾记者问李登辉此次未能去京都大学参观有没有遗憾,他只好托词说,因为事先没有跟京都大学联系嘛,所以没有什么遗憾。(完)(来源:新华网)

“我家孩子就是不跟家长说话”昨日中午,“孩子为何变哑了”专家现场释疑火爆登场。成都市十二中华智学校心理老师周蕊、树德实验中学心理老师刘闫芳坐镇接听热线。咨询结束后,心理老师们感叹:很多“乖娃娃”变“哑”大都是由于父母方法不对造成的。纳闷:孩子为啥讨厌我第一个打进热线的家长杨先生十分气愤,他说自从孩子上了高中之后,就讨厌家长,甚至讨厌班主任,对老师存在抵触情绪。比起初中,学习下降很多。经与刘老师交谈后发现,老杨夫妇都是下岗工人,平日过多强调孩子的学习成绩。他们对高中学习方法、学习要求等知识了解不足,老是拿孩子初中成绩来比较高中成绩。老师建议:家长应对孩子重新定位,不是仅仅从分数出发看成绩是否下降。同时,要帮助孩子找出薄弱学科、薄弱环节,反思自己的学习方法是否正确。家长对孩子要多鼓励,并与孩子一起树立长期目标、中期目标和近期目标。伤心:我家娃娃要自杀在打进热线的家长中,单亲妈妈李静最为伤心。女儿五岁时爸爸死了,她独自带着孩子没再嫁。没料到孩子却性格软弱,一遇到难题就退缩。每天白天黑夜地上网、看电视,还逃学。妈妈一旦干涉就扬言:“你如果再管,我就自杀。”经过一番了解后,周蕊老师发现,这是由于单亲妈妈过于溺爱,不懂沟通艺术造成的。妈妈仅靠讲道理和苦口婆心来挽救孩子是不够的。应教给孩子正确的方式面对挫折,而不是帮助孩子去逃避。老师建议:妈妈应该营造好自己的感情生活,让彼此关爱,而不过分依赖。在女儿肯帮母亲做事的时候,告诉女儿自己的真实想法,进一步了解她逃学的真正原因。另一方面,从孩子要“自杀”来看,孩子有抑郁倾向,建议找专家进行面对面指导。降压:娃娃自尊心强南充家长王先生打进电话称,孩子17岁正在读高一,初中成绩很好,高中从“火箭班”降到“实验班”后,一直不愿意和父母沟通。由于娃娃自尊心强,父母一问他学校的事情,他就发火。平时就喜欢闷到头在一边读书看报。周老师指出,高中是孩子“自我意识”的发展期,孩子不愿沟通很有可能是降班的心理落差造成的,同时父母的期望也给了他压力。老师建议:对自尊心强的孩子,可实施“降压”措施,给他“吃冰棍”,而不是逼着他做事情。多与孩子培养共同爱好,不直接谈学习,创造孩子喜欢的家庭环境。要让他自愿陪妈妈、爸爸,而不是妈妈、爸爸陪他。压抑气氛一除,孩子自然话就多了。尝试:做个“时尚”妈妈棠湖中学某高中生,因父母做生意,从小就是隔代教育。从初中起孩子远离父母,住校至今,在家难以和父母沟通,整天沉迷于网络。母亲尝试与孩子沟通,但收效不大。经刘老师分析,原因在于孩子与父母相处时间太少,父母只是注重孩子的生活问题,而很少关注孩子的心理需要,所以造成了情感上的疏离。老师建议:父母一定要及时通过媒体和书籍关注当代中学生兴趣、了解他们的心理需要以及容易出现的困惑。做个时尚父母,参与到孩子感兴趣的活动中来,如上网等,不让孩子看不起。同时,还可以采取间接沟通的方式,让年长一些的同辈人(如姐姐)跟孩子接近,通过间接方式了解娃娃的困惑和关注点,从而接近孩子心灵。(记者谢梦)近距离看李登辉媚日之旅(记者吴谷丰)1月2日,李登辉携妻子、儿媳和孙女结束了为期一周的媚日之旅。众所周知,李登辉有强烈的媚日情结,自称22岁前是日本人,他那时的日本名字叫岩里政男。2004年,李登辉还拍了身穿日本剑道武士服的宣传画,为其领导的政党“台湾团结联盟”的“立委”候选人拉票。自12月27日起,记者对李登辉的日本之行进行了近距离采访,看清了他媚日的真面目。虽然日本政府称李登辉此行是“私人旅行”,不允许李登辉在日本搞政治活动,然而,李登辉抵日伊始便开始宣扬“台独”言论,到处卖弄他的媚日情结。媚称“宾至如归”去年12月29日上午,李登辉及其家人一行包下了一节车厢,从名古屋乘列车前往石川县金泽市和七尾市参观。从入住饭店步行到车站的十几分钟的路程中,日本出动大量便衣警察,为李登辉担任警戒。石川县金泽车站检票口外,由“日本李登辉之友会”和日本当地“狮子会”等团体组织的约200人(大部分是日本人),举着“欢迎李登辉一行来访”的标语牌,猖狂地高喊“李登辉万岁”和“台湾万岁”的口号。抵达金泽市后,李登辉先去了金泽市立故乡伟人馆(馆内陈列了金泽市许多历史伟人的史料)。随后,他又去日本闻名的金泽市兼六园(日本庭院)参观。有台湾记者为了拍摄靠近李登辉,而与警察发生了摩擦。29日下午5时左右,李登辉离开金泽市,乘车前往石川县七尾市和仓温泉的“加贺屋”旅馆(日本最好的温泉旅馆)入住。离开旅馆前,李登辉为旅馆题字“宾至如归”“一诚天下无难事”。30日上午10时半,李登辉一行离开旅馆,此后,乘车先去了李登辉非常崇拜的日本哲学家西田几多郎纪念馆,并在纪念馆吃午饭。然后,李登辉去了在日本对台湾实行殖民统治时期为台湾南部修建水库作出过重要贡献的工程师八田与一故居参观。下午3时28分,他从金泽车站乘列车返回名古屋。傍晚抵达名古屋车站。据李登辉发言人彭荣次向日本记者介绍,李登辉入住饭店后不再外出,将在饭店会见八田与一的长子。由于28日日本对几名台湾随行记者发出过警告,不许他们太靠近李登辉,29日和30日台湾记者没有怎么提问。29日、30日,日本和台湾共有约100名记者跟随采访。由于日本政府称李登辉此行是“私人旅行”,所以一切行程都不公开,令台湾记者十分头疼,深怕错过了重要新闻。不忘鼓吹“台独”12月31日上午,李登辉一行从名古屋乘坐新干线前往京都。新干线抵达京都时,由“在日台湾同乡会”等团体组织的旅日台湾人和日本人约200人在出站口手持日本国旗和“在日台湾同乡会”会旗,高举分别用中文和日文写的“欢迎李登辉”标语,高喊“李登辉万岁”和“台湾万岁”的口号。离开京都车站后,李登辉路过京都大学,在校门口停留了一会儿。京都大学是李登辉60多年前曾经留学的地方,因此李登辉此次日本之行特别想去母校看看。据悉,京都大学以李登辉可以来校但不许警察入校为由,婉转拒绝了李登辉的要求。但是,据日本记者说,京都大学是由于与中国大学的交流频繁,不愿与中国大学的交流因李登辉来访受到影响,而拒绝了李登辉的要求。接着,李登辉去了银阁寺,与该寺的住持进行了长时间交谈。参观结束时,李登辉特意安排了他来日后的首次台湾记者采访,时间持续了约6分钟。李登辉摆出一副重归故土、抚今追昔的架式,卖弄他“丰富的日本历史知识”。他声称:“今天下雪,对你们(台湾记者)和我来说,都是很有意义的。这次到日本来,完全是以文化方面的目标来参观的。我在这里念过书。今天来银阁寺,昨天、前天去了西田几多郎纪念馆、八田与一故居和金泽,日本的建筑和园林非常好。昨天的西田纪念馆非常有意思。今天对银阁寺的历史有了一个了解。我也在日本住过,对日本多一点了解。但是,我觉得这次的旅行对我帮助很大。来深刻地了解日本的想法和生活,还有很多方面。这次是自己来看看日本。日本这个国家还是很好的国家,秩序很好,各方面配合很好。这些方面对台湾建立一个新的国家来说应该有很大帮助。”台湾记者问李登辉新年有什么新希望,他鼓吹说:“台湾新一年的希望就是加强台湾的认同问题。你们要了解西田哲学。日本明治维新时期出了很多的思想家,西田先生在这些思想家的影响下,找到了日本的发展方向。我为什么对西田哲学感兴趣、关心,原因是台湾正处于一个转变时期,所以需要我们大家在思想上、文化上有一个新的开始。”此后,李登辉去了他在京都大学留学时的老师柏佑贺家。由于京都下大雪,通往滋贺县琵琶湖的高速公路禁止通行,李登辉一行临时改乘新干线,前往日本铁路东海公司在琵琶湖的一个疗养所住宿。记者和其他日本、台湾记者赶到这个疗养所门口,均被警察挡回。据台湾记者说,李登辉有明年春天樱花盛开时再到日本东北奥之细道等地旅游的打算。台湾记者多次向李登辉发言人彭荣次提问,但彭均回答,李登辉没有提这件事。“媚日”丑态毕露纵观李登辉此行,一举一动俨然变成了一个“日本人”,对日本的一切都感到无比亲切。无论是在参观访问中,还是与日本人的言谈中,他的媚日情结表现得淋漓尽致。在名古屋城参观时,日本工作人员用日语进行讲解,李登辉根本不需要翻译,就流利地用日语主动应答。在日本石川县西田几多郎纪念馆参观时,李登辉表现出了对西田哲学和思想的崇拜。西田纪念馆负责人向媒体记者介绍,李登辉对西田哲学非常了解,是他知道的唯一对西田哲学如此清楚和崇拜的“外国领导人”。李登辉在京都银阁寺举行的记者会上甚至说,西田哲学和思想“对台湾建设一个新国家很有帮助”。在此次台湾记者会上,李登辉一开始竟用日语回答台湾记者的提问,后在随行人员提醒下,他才改用汉语。在即将离开日本之际,他在位于京都的司马辽太郎墓地前,又用日语对日本媒体记者发表了讲话。将台湾记者会和日本记者会作个比较就会清楚,李登辉说汉语时很不情愿,且语无伦次,表达能力极差,但说起日语来却非常流利,不比日本人差。从京都开往滋贺县米原的新干线上,李登辉时不时用日语自言自语,简直忘了自己是哪国人。李登辉与已故日本作家司马辽太郎有深交,他曾经在与司马辽太郎交谈时称:“我为自己生为台湾人感到悲哀。”他此行中曾提到,日本人的想法有助于“台湾的国家建设”,日本这样的国家真好。据说,李登辉是一个“虔诚”的基督教徒。但他对日本佛教却非常感兴趣,参观了京都的银阁寺、清水寺以及滋贺县永滨市的渡岸寺。在京都银阁寺参观时,他还下跪拜佛。以上种种可见,李登辉对日本有着无限的向往,恨不得自己脱胎换骨变成日本人。尽管李登辉有媚日情结,但他在日本期间却也受到京都大学的冷遇,吃了闭门羹。台湾记者问他此次未能去京都大学参观有没有遗憾,他只好托词说,因为事先没有跟京都大学联系嘛,所以没有什么遗憾。共同社说李登辉把日奉为实现“台独”的样板日本共同社2日报道说,李登辉决心加强日台关系,把日作为“台湾建国”的样板。评论说,李登辉2日结束了为期一周的访日活动,他在离开日本前重申了要加强日台关系的决心。他在京都对媒体发表简短讲话中,对日本社会给予了高度评价,并说要把日本当成“台湾建国”的样板。称他这次日本之行“不仅仅是一次怀旧的旅行,更是一次思索的旅行。”李登辉自己说他“20岁之前是日本人”,就是说他访问了自己思想形成的起点,再次认识到了他所强调的“确立台湾的主体性”的重要性。评论说,中国当批判小泉首相参拜靖国神社等,通过李登辉访日可隐约看出日本想把李登辉当成“牵制中国的牌”的想法。相关新闻:日本对李登辉行程遮遮掩掩中日关系陷入冰点李登辉自日返台即与陈水扁密谈3小时引外界关注说汉语很不情愿近距离看李登辉媚日之旅爱国人士在日本驻华使馆强烈抗议李登辉访日图刘建超:密切关注李登辉访日事态保留反应权图专题:日本同意为李登辉核发签证

凯发娱乐杰克或更好多手扑克近距离看李登辉媚日之旅(记者吴谷丰)1月2日,李登辉携妻子、儿媳和孙女结束了为期一周的媚日之旅。众所周知,李登辉有强烈的媚日情结,自称22岁前是日本人,他那时的日本名字叫岩里政男。2004年,李登辉还拍了身穿日本剑道武士服的宣传画,为其领导的政党“台湾团结联盟”的“立委”候选人拉票。自12月27日起,记者对李登辉的日本之行进行了近距离采访,看清了他媚日的真面目。虽然日本政府称李登辉此行是“私人旅行”,不允许李登辉在日本搞政治活动,然而,李登辉抵日伊始便开始宣扬“台独”言论,到处卖弄他的媚日情结。媚称“宾至如归”去年12月29日上午,李登辉及其家人一行包下了一节车厢,从名古屋乘列车前往石川县金泽市和七尾市参观。从入住饭店步行到车站的十几分钟的路程中,日本出动大量便衣警察,为李登辉担任警戒。石川县金泽车站检票口外,由“日本李登辉之友会”和日本当地“狮子会”等团体组织的约200人(大部分是日本人),举着“欢迎李登辉一行来访”的标语牌,猖狂地高喊“李登辉万岁”和“台湾万岁”的口号。抵达金泽市后,李登辉先去了金泽市立故乡伟人馆(馆内陈列了金泽市许多历史伟人的史料)。随后,他又去日本闻名的金泽市兼六园(日本庭院)参观。有台湾记者为了拍摄靠近李登辉,而与警察发生了摩擦。29日下午5时左右,李登辉离开金泽市,乘车前往石川县七尾市和仓温泉的“加贺屋”旅馆(日本最好的温泉旅馆)入住。离开旅馆前,李登辉为旅馆题字“宾至如归”“一诚天下无难事”。30日上午10时半,李登辉一行离开旅馆,此后,乘车先去了李登辉非常崇拜的日本哲学家西田几多郎纪念馆,并在纪念馆吃午饭。然后,李登辉去了在日本对台湾实行殖民统治时期为台湾南部修建水库作出过重要贡献的工程师八田与一故居参观。下午3时28分,他从金泽车站乘列车返回名古屋。傍晚抵达名古屋车站。据李登辉发言人彭荣次向日本记者介绍,李登辉入住饭店后不再外出,将在饭店会见八田与一的长子。由于28日日本对几名台湾随行记者发出过警告,不许他们太靠近李登辉,29日和30日台湾记者没有怎么提问。29日、30日,日本和台湾共有约100名记者跟随采访。由于日本政府称李登辉此行是“私人旅行”,所以一切行程都不公开,令台湾记者十分头疼,深怕错过了重要新闻。不忘鼓吹“台独”12月31日上午,李登辉一行从名古屋乘坐新干线前往京都。新干线抵达京都时,由“在日台湾同乡会”等团体组织的旅日台湾人和日本人约200人在出站口手持日本国旗和“在日台湾同乡会”会旗,高举分别用中文和日文写的“欢迎李登辉”标语,高喊“李登辉万岁”和“台湾万岁”的口号。离开京都车站后,李登辉路过京都大学,在校门口停留了一会儿。京都大学是李登辉60多年前曾经留学的地方,因此李登辉此次日本之行特别想去母校看看。据悉,京都大学以李登辉可以来校但不许警察入校为由,婉转拒绝了李登辉的要求。但是,据日本记者说,京都大学是由于与中国大学的交流频繁,不愿与中国大学的交流因李登辉来访受到影响,而拒绝了李登辉的要求。接着,李登辉去了银阁寺,与该寺的住持进行了长时间交谈。参观结束时,李登辉特意安排了他来日后的首次台湾记者采访,时间持续了约6分钟。李登辉摆出一副重归故土、抚今追昔的架式,卖弄他“丰富的日本历史知识”。他声称:“今天下雪,对你们(台湾记者)和我来说,都是很有意义的。这次到日本来,完全是以文化方面的目标来参观的。我在这里念过书。今天来银阁寺,昨天、前天去了西田几多郎纪念馆、八田与一故居和金泽,日本的建筑和园林非常好。昨天的西田纪念馆非常有意思。今天对银阁寺的历史有了一个了解。我也在日本住过,对日本多一点了解。但是,我觉得这次的旅行对我帮助很大。来深刻地了解日本的想法和生活,还有很多方面。这次是自己来看看日本。日本这个国家还是很好的国家,秩序很好,各方面配合很好。这些方面对台湾建立一个新的国家来说应该有很大帮助。”台湾记者问李登辉新年有什么新希望,他鼓吹说:“台湾新一年的希望就是加强台湾的认同问题。你们要了解西田哲学。日本明治维新时期出了很多的思想家,西田先生在这些思想家的影响下,找到了日本的发展方向。我为什么对西田哲学感兴趣、关心,原因是台湾正处于一个转变时期,所以需要我们大家在思想上、文化上有一个新的开始。”此后,李登辉去了他在京都大学留学时的老师柏佑贺家。由于京都下大雪,通往滋贺县琵琶湖的高速公路禁止通行,李登辉一行临时改乘新干线,前往日本铁路东海公司在琵琶湖的一个疗养所住宿。记者和其他日本、台湾记者赶到这个疗养所门口,均被警察挡回。据台湾记者说,李登辉有明年春天樱花盛开时再到日本东北奥之细道等地旅游的打算。台湾记者多次向李登辉发言人彭荣次提问,但彭均回答,李登辉没有提这件事。“媚日”丑态毕露纵观李登辉此行,一举一动俨然变成了一个“日本人”,对日本的一切都感到无比亲切。无论是在参观访问中,还是与日本人的言谈中,他的媚日情结表现得淋漓尽致。在名古屋城参观时,日本工作人员用日语进行讲解,李登辉根本不需要翻译,就流利地用日语主动应答。在日本石川县西田几多郎纪念馆参观时,李登辉表现出了对西田哲学和思想的崇拜。西田纪念馆负责人向媒体记者介绍,李登辉对西田哲学非常了解,是他知道的唯一对西田哲学如此清楚和崇拜的“外国领导人”。李登辉在京都银阁寺举行的记者会上甚至说,西田哲学和思想“对台湾建设一个新国家很有帮助”。在此次台湾记者会上,李登辉一开始竟用日语回答台湾记者的提问,后在随行人员提醒下,他才改用汉语。在即将离开日本之际,他在位于京都的司马辽太郎墓地前,又用日语对日本媒体记者发表了讲话。将台湾记者会和日本记者会作个比较就会清楚,李登辉说汉语时很不情愿,且语无伦次,表达能力极差,但说起日语来却非常流利,不比日本人差。从京都开往滋贺县米原的新干线上,李登辉时不时用日语自言自语,简直忘了自己是哪国人。李登辉与已故日本作家司马辽太郎有深交,他曾经在与司马辽太郎交谈时称:“我为自己生为台湾人感到悲哀。”他此行中曾提到,日本人的想法有助于“台湾的国家建设”,日本这样的国家真好。据说,李登辉是一个“虔诚”的基督教徒。但他对日本佛教却非常感兴趣,参观了京都的银阁寺、清水寺以及滋贺县永滨市的渡岸寺。在京都银阁寺参观时,他还下跪拜佛。以上种种可见,李登辉对日本有着无限的向往,恨不得自己脱胎换骨变成日本人。尽管李登辉有媚日情结,但他在日本期间却也受到京都大学的冷遇,吃了闭门羹。台湾记者问他此次未能去京都大学参观有没有遗憾,他只好托词说,因为事先没有跟京都大学联系嘛,所以没有什么遗憾。共同社说李登辉把日奉为实现“台独”的样板日本共同社2日报道说,李登辉决心加强日台关系,把日作为“台湾建国”的样板。评论说,李登辉2日结束了为期一周的访日活动,他在离开日本前重申了要加强日台关系的决心。他在京都对媒体发表简短讲话中,对日本社会给予了高度评价,并说要把日本当成“台湾建国”的样板。称他这次日本之行“不仅仅是一次怀旧的旅行,更是一次思索的旅行。”李登辉自己说他“20岁之前是日本人”,就是说他访问了自己思想形成的起点,再次认识到了他所强调的“确立台湾的主体性”的重要性。评论说,中国当批判小泉首相参拜靖国神社等,通过李登辉访日可隐约看出日本想把李登辉当成“牵制中国的牌”的想法。相关新闻:日本对李登辉行程遮遮掩掩中日关系陷入冰点李登辉自日返台即与陈水扁密谈3小时引外界关注说汉语很不情愿近距离看李登辉媚日之旅爱国人士在日本驻华使馆强烈抗议李登辉访日图刘建超:密切关注李登辉访日事态保留反应权图专题:日本同意为李登辉核发签证

据华商报报道,近日,有消息称,陕西省著名民营企业金花集团副总裁、上市公司金花股份副董事长徐凯几天前在西安市城区的一家大酒店内突然身亡。目前警方已排除了他杀可能。一个拥有88亿元财富,位居中国400富人榜第98名的金花集团二号人物为何要自杀?警方认定排除他杀可能1月5日下午4时30分,一位不愿透露姓名和身份的市民致电报料称,陕西省知名企业金花集团副总裁徐凯在西安市城区的某大酒店自杀身亡,已经两天了,当地警方正在调查。昨日,记者辗转中找到了此事的多名知情人士。他们向记者证实说,1月4日下午,有人突然发现副总徐凯在金花豪生国际大酒店某房间内自杀,发现时已不幸死亡。昨日上午,记者从西安市公安局有关部门了解到,1月4日下午,接到西安市公安局110指挥中心指令后,公安碑林分局长安路派出所会同分局治安大队、刑警大队人员迅速赶到辖区的该家大酒店房间内进行勘查。经法医鉴定,西安市碑林警方排除了徐凯被他杀的可能,并下发有关鉴定书。自杀疑与失败婚姻有关徐凯自杀身亡的原因及详情一时引发众多疑问。据警方和金花集团内部知情者透露,身价数亿的徐凯是自缢身亡。据警方及知情人士介绍,当强行打开门进入房间后,发现徐凯已自缢身亡,脚下有凳子,用的是一根白色绳子,是事前买好带进酒店的。经过详细勘查和法医尸检,警方认为死者属于自杀。徐凯一生有过3次婚姻,但都以离婚收场。3次失败的婚姻给他人生的打击很大。另据了解,徐凯身患多种慢性病、常年带病工作也可能是一个重要原因。一些熟知徐凯的外界朋友说,徐凯投身商界,经历过商海无数的大风大浪,因为感情及身体原因突然走上绝路的可能性有,但也许并非是关键因素。88亿元遗产分配成悬念徐凯突然自杀,留下最大的悬念就是曾被媒体评估高达88亿元身价的财富将如何分配。因为徐凯曾经3次结婚3次离婚,除了一位8旬老母亲尚健在,还有3位前妻、一个儿子、一个女儿和孙子。这些人中,哪些人具有资格继承遗产,他们将如何继承遗产?据了解,徐凯的第三任妻子今年29岁,与年过半百的徐凯婚姻持续时间不长,没有子女,离婚时也没有任何财产纠纷。按照国家法律规定,徐凯的三任前妻均没有权利继承徐凯的财产,只有徐凯的老母亲、儿子、女儿及孙子享有遗产继承权。是一人独占还是多人分配继承徐凯在金花集团的20%股份,目前仍是个悬念。(作者李亦南程彬)■新闻资料徐凯身价88亿祖籍陕西的徐凯生于1950年,大专学历,经济师职称。跟随陕西省著名民营企业家金花企业集团总裁吴一坚一起创业数十年。徐凯为人低调,在金花集团属于二号人物。1991年至去世前,徐凯先后任西安金花实业发展公司副总经理、陕西金花实业发展有限责任公司副总经理、金花集团常务副总裁,2002年5月被选为金花股份副董事长。徐凯曾获陕西省第三届“优秀青年企业家”称号。据金花内部资料称,金花集团目前已经拥有80亿元资产,还有上海和香港两家上市公司,员工近5000名。在其中,徐凯持有金花集团20的股份,仅次于吴一坚,是该集团的常务副总裁。2003年《新财富》杂志曾以徐拥有88亿元的财富,将徐凯列入中国400富人榜的第98名。新华网东京1月4日电综述:说汉语很不情愿近距离看李登辉媚日之旅记者吴谷丰1月2日,李登辉携妻子、儿媳和孙女结束了为期一周的媚日之旅。众所周知,李登辉有强烈的媚日情结,自称22岁前是日本人,那时的日本名字叫岩里政男。2004年,李登辉还拍了身穿日本剑道武士服的宣传画,为其领导的政党“台湾团结联盟”的“立委”候选人拉票。虽然日本政府称李登辉此行是“私人旅行”,不允许李登辉在日本搞政治活动,然而,李登辉抵日伊始便开始宣扬“台独”言论,到处卖弄他的媚日情结。纵观李登辉此行,一举一动俨然变成了一个“日本人”,对日本的一切都感到无比亲切。在名古屋城参观时,日本工作人员用日语进行讲解,李登辉不要翻译,急着用日语主动应答。在日本石川县西田几多郎纪念馆参观时,李登辉表现出了对西田哲学和思想的崇拜。西田纪念馆负责人向媒体记者介绍,李登辉对西田哲学非常了解,是他知道的唯一对西田哲学如此清楚和崇拜的“外国领导人”。李登辉在京都银阁寺举行的台湾记者会上甚至说,西田哲学和思想“对台湾建设一个新国家很有帮助”。在会上,李登辉一开始竟用日语回答台湾记者的提问,后在随行人员提醒下,他才改用汉语。在即将离开日本之际,他在位于京都的司马辽太郎墓地前,又用日语对日本媒体记者发表了讲话。李登辉与已故日本作家司马辽太郎有深交,他曾经在与司马辽太郎交谈时称:“我为自己生为台湾人感到悲哀。”他此行中曾提到,日本人的想法有助于“台湾的国家建设”,日本这样的国家真好。将台湾记者会和日本记者会作个比较就会清楚,李登辉说汉语时很不情愿,且语无伦次,表达能力极差,但说起日语来却非常流利,不比日本人差。在从京都开往滋贺县米原的新干线列车上,李登辉时不时用日语自言自语,简直忘了自己是哪国人。李登辉摆出一副重归故土、抚今追昔的架式,卖弄他“丰富的日本历史知识”。他声称:“我也在日本住过,对日本多一点了解。但是,我觉得这次的旅行对我帮助很大。来深刻地了解日本的想法和生活,还有很多方面。这次是自己来看看日本。日本这个国家还是很好的国家,秩序很好,各方面配合很好。这些方面对台湾建立一个新的国家来说应该有很大帮助。”据台湾记者说,李登辉有明年春天樱花盛开时再到日本东北奥之细道等地旅游的打算。台湾记者多次向李登辉发言人彭荣次提问,但彭均回答,李登辉没有提这件事。据说,李登辉是一个“虔诚”的基督教徒。但他对日本佛教却非常感兴趣,参观了京都的银阁寺、清水寺以及滋贺县永滨市的渡岸寺。在京都银阁寺参观时,他还下跪拜佛。以上种种可见,李登辉对日本有着无限的向往,恨不得自己脱胎换骨变成日本人。尽管李登辉有媚日情结,但他在日本期间却也受到京都大学的冷遇,吃了闭门羹。京都大学是李登辉60多年前曾经留学的地方,因此李登辉此次日本之行特别想去母校看看。据悉,京都大学婉转拒绝了李登辉的要求。台湾记者问李登辉此次未能去京都大学参观有没有遗憾,他只好托词说,因为事先没有跟京都大学联系嘛,所以没有什么遗憾。(完)(来源:新华网)

据华商报报道,近日,有消息称,陕西省著名民营企业金花集团副总裁、上市公司金花股份副董事长徐凯几天前在西安市城区的一家大酒店内突然身亡。目前警方已排除了他杀可能。一个拥有88亿元财富,位居中国400富人榜第98名的金花集团二号人物为何要自杀?警方认定排除他杀可能1月5日下午4时30分,一位不愿透露姓名和身份的市民致电报料称,陕西省知名企业金花集团副总裁徐凯在西安市城区的某大酒店自杀身亡,已经两天了,当地警方正在调查。昨日,记者辗转中找到了此事的多名知情人士。他们向记者证实说,1月4日下午,有人突然发现副总徐凯在金花豪生国际大酒店某房间内自杀,发现时已不幸死亡。昨日上午,记者从西安市公安局有关部门了解到,1月4日下午,接到西安市公安局110指挥中心指令后,公安碑林分局长安路派出所会同分局治安大队、刑警大队人员迅速赶到辖区的该家大酒店房间内进行勘查。经法医鉴定,西安市碑林警方排除了徐凯被他杀的可能,并下发有关鉴定书。自杀疑与失败婚姻有关徐凯自杀身亡的原因及详情一时引发众多疑问。据警方和金花集团内部知情者透露,身价数亿的徐凯是自缢身亡。据警方及知情人士介绍,当强行打开门进入房间后,发现徐凯已自缢身亡,脚下有凳子,用的是一根白色绳子,是事前买好带进酒店的。经过详细勘查和法医尸检,警方认为死者属于自杀。徐凯一生有过3次婚姻,但都以离婚收场。3次失败的婚姻给他人生的打击很大。另据了解,徐凯身患多种慢性病、常年带病工作也可能是一个重要原因。一些熟知徐凯的外界朋友说,徐凯投身商界,经历过商海无数的大风大浪,因为感情及身体原因突然走上绝路的可能性有,但也许并非是关键因素。88亿元遗产分配成悬念徐凯突然自杀,留下最大的悬念就是曾被媒体评估高达88亿元身价的财富将如何分配。因为徐凯曾经3次结婚3次离婚,除了一位8旬老母亲尚健在,还有3位前妻、一个儿子、一个女儿和孙子。这些人中,哪些人具有资格继承遗产,他们将如何继承遗产?据了解,徐凯的第三任妻子今年29岁,与年过半百的徐凯婚姻持续时间不长,没有子女,离婚时也没有任何财产纠纷。按照国家法律规定,徐凯的三任前妻均没有权利继承徐凯的财产,只有徐凯的老母亲、儿子、女儿及孙子享有遗产继承权。是一人独占还是多人分配继承徐凯在金花集团的20%股份,目前仍是个悬念。(作者李亦南程彬)■新闻资料徐凯身价88亿祖籍陕西的徐凯生于1950年,大专学历,经济师职称。跟随陕西省著名民营企业家金花企业集团总裁吴一坚一起创业数十年。徐凯为人低调,在金花集团属于二号人物。1991年至去世前,徐凯先后任西安金花实业发展公司副总经理、陕西金花实业发展有限责任公司副总经理、金花集团常务副总裁,2002年5月被选为金花股份副董事长。徐凯曾获陕西省第三届“优秀青年企业家”称号。据金花内部资料称,金花集团目前已经拥有80亿元资产,还有上海和香港两家上市公司,员工近5000名。在其中,徐凯持有金花集团20的股份,仅次于吴一坚,是该集团的常务副总裁。2003年《新财富》杂志曾以徐拥有88亿元的财富,将徐凯列入中国400富人榜的第98名。

据华商报报道,近日,有消息称,陕西省著名民营企业金花集团副总裁、上市公司金花股份副董事长徐凯几天前在西安市城区的一家大酒店内突然身亡。目前警方已排除了他杀可能。一个拥有88亿元财富,位居中国400富人榜第98名的金花集团二号人物为何要自杀?警方认定排除他杀可能1月5日下午4时30分,一位不愿透露姓名和身份的市民致电报料称,陕西省知名企业金花集团副总裁徐凯在西安市城区的某大酒店自杀身亡,已经两天了,当地警方正在调查。昨日,记者辗转中找到了此事的多名知情人士。他们向记者证实说,1月4日下午,有人突然发现副总徐凯在金花豪生国际大酒店某房间内自杀,发现时已不幸死亡。昨日上午,记者从西安市公安局有关部门了解到,1月4日下午,接到西安市公安局110指挥中心指令后,公安碑林分局长安路派出所会同分局治安大队、刑警大队人员迅速赶到辖区的该家大酒店房间内进行勘查。经法医鉴定,西安市碑林警方排除了徐凯被他杀的可能,并下发有关鉴定书。自杀疑与失败婚姻有关徐凯自杀身亡的原因及详情一时引发众多疑问。据警方和金花集团内部知情者透露,身价数亿的徐凯是自缢身亡。据警方及知情人士介绍,当强行打开门进入房间后,发现徐凯已自缢身亡,脚下有凳子,用的是一根白色绳子,是事前买好带进酒店的。经过详细勘查和法医尸检,警方认为死者属于自杀。徐凯一生有过3次婚姻,但都以离婚收场。3次失败的婚姻给他人生的打击很大。另据了解,徐凯身患多种慢性病、常年带病工作也可能是一个重要原因。一些熟知徐凯的外界朋友说,徐凯投身商界,经历过商海无数的大风大浪,因为感情及身体原因突然走上绝路的可能性有,但也许并非是关键因素。88亿元遗产分配成悬念徐凯突然自杀,留下最大的悬念就是曾被媒体评估高达88亿元身价的财富将如何分配。因为徐凯曾经3次结婚3次离婚,除了一位8旬老母亲尚健在,还有3位前妻、一个儿子、一个女儿和孙子。这些人中,哪些人具有资格继承遗产,他们将如何继承遗产?据了解,徐凯的第三任妻子今年29岁,与年过半百的徐凯婚姻持续时间不长,没有子女,离婚时也没有任何财产纠纷。按照国家法律规定,徐凯的三任前妻均没有权利继承徐凯的财产,只有徐凯的老母亲、儿子、女儿及孙子享有遗产继承权。是一人独占还是多人分配继承徐凯在金花集团的20%股份,目前仍是个悬念。(作者李亦南程彬)■新闻资料徐凯身价88亿祖籍陕西的徐凯生于1950年,大专学历,经济师职称。跟随陕西省著名民营企业家金花企业集团总裁吴一坚一起创业数十年。徐凯为人低调,在金花集团属于二号人物。1991年至去世前,徐凯先后任西安金花实业发展公司副总经理、陕西金花实业发展有限责任公司副总经理、金花集团常务副总裁,2002年5月被选为金花股份副董事长。徐凯曾获陕西省第三届“优秀青年企业家”称号。据金花内部资料称,金花集团目前已经拥有80亿元资产,还有上海和香港两家上市公司,员工近5000名。在其中,徐凯持有金花集团20的股份,仅次于吴一坚,是该集团的常务副总裁。2003年《新财富》杂志曾以徐拥有88亿元的财富,将徐凯列入中国400富人榜的第98名。1月2日,李登辉携妻子、儿媳和孙女结束了为期一周的媚日之旅。众所周知,李登辉有强烈的媚日情结,自称22岁前是日本人,他那时的日本名字叫岩里政男。2004年,李登辉还拍了身穿日本剑道武士服的宣传画,为其领导的政党“台湾团结联盟”的“立委”候选人拉票。自12月27日起,记者对李登辉的日本之行进行了近距离采访,看清了他媚日的真面目。虽然日本政府称李登辉此行是“私人旅行”,不允许李登辉在日本搞政治活动,然而,李登辉抵日伊始便开始宣扬“台独”言论,到处卖弄他的媚日情结。媚称“宾至如归”去年12月29日上午,李登辉及其家人一行包下了一节车厢,从名古屋乘列车前往石川县金泽市和七尾市参观。从入住饭店步行到车站的十几分钟的路程中,日本出动大量便衣警察,为李登辉担任警戒。石川县金泽车站检票口外,由“日本李登辉之友会”和日本当地“狮子会”等团体组织的约200人(大部分是日本人),举着“欢迎李登辉一行来访”的标语牌,猖狂地高喊“李登辉万岁”和“台湾万岁”的口号。抵达金泽市后,李登辉先去了金泽市立故乡伟人馆(馆内陈列了金泽市许多历史伟人的史料)。随后,他又去日本闻名的金泽市兼六园(日本庭院)参观。有台湾记者为了拍摄靠近李登辉,而与警察发生了摩擦。29日下午5时左右,李登辉离开金泽市,乘车前往石川县七尾市和仓温泉的“加贺屋”旅馆(日本最好的温泉旅馆)入住。离开旅馆前,李登辉为旅馆题字“宾至如归”“一诚天下无难事”。30日上午10时半,李登辉一行离开旅馆,此后,乘车先去了李登辉非常崇拜的日本哲学家西田几多郎纪念馆,并在纪念馆吃午饭。然后,李登辉去了在日本对台湾实行殖民统治时期为台湾南部修建水库作出过重要贡献的工程师八田与一故居参观。下午3时28分,他从金泽车站乘列车返回名古屋。傍晚抵达名古屋车站。据李登辉发言人彭荣次向日本记者介绍,李登辉入住饭店后不再外出,将在饭店会见八田与一的长子。由于28日日本对几名台湾随行记者发出过警告,不许他们太靠近李登辉,29日和30日台湾记者没有怎么提问。29日、30日,日本和台湾共有约100名记者跟随采访。由于日本政府称李登辉此行是“私人旅行”,所以一切行程都不公开,令台湾记者十分头疼,深怕错过了重要新闻。不忘鼓吹“台独”12月31日上午,李登辉一行从名古屋乘坐新干线前往京都。新干线抵达京都时,由“在日台湾同乡会”等团体组织的旅日台湾人和日本人约200人在出站口手持日本国旗和“在日台湾同乡会”会旗,高举分别用中文和日文写的“欢迎李登辉”标语,高喊“李登辉万岁”和“台湾万岁”的口号。离开京都车站后,李登辉路过京都大学,在校门口停留了一会儿。京都大学是李登辉60多年前曾经留学的地方,因此李登辉此次日本之行特别想去母校看看。据悉,京都大学以李登辉可以来校但不许警察入校为由,婉转拒绝了李登辉的要求。但是,据日本记者说,京都大学是由于与中国大学的交流频繁,不愿与中国大学的交流因李登辉来访受到影响,而拒绝了李登辉的要求。接着,李登辉去了银阁寺,与该寺的住持进行了长时间交谈。参观结束时,李登辉特意安排了他来日后的首次台湾记者采访,时间持续了约6分钟。李登辉摆出一副重归故土、抚今追昔的架式,卖弄他“丰富的日本历史知识”。他声称:“今天下雪,对你们(台湾记者)和我来说,都是很有意义的。这次到日本来,完全是以文化方面的目标来参观的。我在这里念过书。今天来银阁寺,昨天、前天去了西田几多郎纪念馆、八田与一故居和金泽,日本的建筑和园林非常好。昨天的西田纪念馆非常有意思。今天对银阁寺的历史有了一个了解。我也在日本住过,对日本多一点了解。但是,我觉得这次的旅行对我帮助很大。来深刻地了解日本的想法和生活,还有很多方面。这次是自己来看看日本。日本这个国家还是很好的国家,秩序很好,各方面配合很好。这些方面对台湾建立一个新的国家来说应该有很大帮助。”台湾记者问李登辉新年有什么新希望,他鼓吹说:“台湾新一年的希望就是加强台湾的认同问题。你们要了解西田哲学。日本明治维新时期出了很多的思想家,西田先生在这些思想家的影响下,找到了日本的发展方向。我为什么对西田哲学感兴趣、关心,原因是台湾正处于一个转变时期,所以需要我们大家在思想上、文化上有一个新的开始。”此后,李登辉去了他在京都大学留学时的老师柏佑贺家。由于京都下大雪,通往滋贺县琵琶湖的高速公路禁止通行,李登辉一行临时改乘新干线,前往日本铁路东海公司在琵琶湖的一个疗养所住宿。记者和其他日本、台湾记者赶到这个疗养所门口,均被警察挡回。据台湾记者说,李登辉有明年春天樱花盛开时再到日本东北奥之细道等地旅游的打算。台湾记者多次向李登辉发言人彭荣次提问,但彭均回答,李登辉没有提这件事。“媚日”丑态毕露纵观李登辉此行,一举一动俨然变成了一个“日本人”,对日本的一切都感到无比亲切。无论是在参观访问中,还是与日本人的言谈中,他的媚日情结表现得淋漓尽致。在名古屋城参观时,日本工作人员用日语进行讲解,李登辉根本不需要翻译,就流利地用日语主动应答。在日本石川县西田几多郎纪念馆参观时,李登辉表现出了对西田哲学和思想的崇拜。西田纪念馆负责人向媒体记者介绍,李登辉对西田哲学非常了解,是他知道的唯一对西田哲学如此清楚和崇拜的“外国领导人”。李登辉在京都银阁寺举行的记者会上甚至说,西田哲学和思想“对台湾建设一个新国家很有帮助”。在此次台湾记者会上,李登辉一开始竟用日语回答台湾记者的提问,后在随行人员提醒下,他才改用汉语。在即将离开日本之际,他在位于京都的司马辽太郎墓地前,又用日语对日本媒体记者发表了讲话。将台湾记者会和日本记者会作个比较就会清楚,李登辉说汉语时很不情愿,且语无伦次,表达能力极差,但说起日语来却非常流利,不比日本人差。从京都开往滋贺县米原的新干线上,李登辉时不时用日语自言自语,简直忘了自己是哪国人。李登辉与已故日本作家司马辽太郎有深交,他曾经在与司马辽太郎交谈时称:“我为自己生为台湾人感到悲哀。”他此行中曾提到,日本人的想法有助于“台湾的国家建设”,日本这样的国家真好。据说,李登辉是一个“虔诚”的基督教徒。但他对日本佛教却非常感兴趣,参观了京都的银阁寺、清水寺以及滋贺县永滨市的渡岸寺。在京都银阁寺参观时,他还下跪拜佛。以上种种可见,李登辉对日本有着无限的向往,恨不得自己脱胎换骨变成日本人。尽管李登辉有媚日情结,但他在日本期间却也受到京都大学的冷遇,吃了闭门羹。台湾记者问他此次未能去京都大学参观有没有遗憾,他只好托词说,因为事先没有跟京都大学联系嘛,所以没有什么遗憾。共同社说李登辉把日奉为实现“台独”的样板日本共同社2日报道说,李登辉决心加强日台关系,把日作为“台湾建国”的样板。评论说,李登辉2日结束了为期一周的访日活动,他在离开日本前重申了要加强日台关系的决心。他在京都对媒体发表简短讲话中,对日本社会给予了高度评价,并说要把日本当成“台湾建国”的样板。称他这次日本之行“不仅仅是一次怀旧的旅行,更是一次思索的旅行。”李登辉自己说他“20岁之前是日本人”,就是说他访问了自己思想形成的起点,再次认识到了他所强调的“确立台湾的主体性”的重要性。评论说,中国当批判小泉首相参拜靖国神社等,通过李登辉访日可隐约看出日本想把李登辉当成“牵制中国的牌”的想法。(完)(来源:参考消息特刊)(记者吴谷丰)梁咏琪玩机动游戏雀跃古天乐畏高吓得脚软(图) 新华网东京1月4日电综述:说汉语很不情愿近距离看李登辉媚日之旅记者吴谷丰1月2日,李登辉携妻子、儿媳和孙女结束了为期一周的媚日之旅。众所周知,李登辉有强烈的媚日情结,自称22岁前是日本人,那时的日本名字叫岩里政男。2004年,李登辉还拍了身穿日本剑道武士服的宣传画,为其领导的政党“台湾团结联盟”的“立委”候选人拉票。虽然日本政府称李登辉此行是“私人旅行”,不允许李登辉在日本搞政治活动,然而,李登辉抵日伊始便开始宣扬“台独”言论,到处卖弄他的媚日情结。纵观李登辉此行,一举一动俨然变成了一个“日本人”,对日本的一切都感到无比亲切。在名古屋城参观时,日本工作人员用日语进行讲解,李登辉不要翻译,急着用日语主动应答。在日本石川县西田几多郎纪念馆参观时,李登辉表现出了对西田哲学和思想的崇拜。西田纪念馆负责人向媒体记者介绍,李登辉对西田哲学非常了解,是他知道的唯一对西田哲学如此清楚和崇拜的“外国领导人”。李登辉在京都银阁寺举行的台湾记者会上甚至说,西田哲学和思想“对台湾建设一个新国家很有帮助”。在会上,李登辉一开始竟用日语回答台湾记者的提问,后在随行人员提醒下,他才改用汉语。在即将离开日本之际,他在位于京都的司马辽太郎墓地前,又用日语对日本媒体记者发表了讲话。李登辉与已故日本作家司马辽太郎有深交,他曾经在与司马辽太郎交谈时称:“我为自己生为台湾人感到悲哀。”他此行中曾提到,日本人的想法有助于“台湾的国家建设”,日本这样的国家真好。将台湾记者会和日本记者会作个比较就会清楚,李登辉说汉语时很不情愿,且语无伦次,表达能力极差,但说起日语来却非常流利,不比日本人差。在从京都开往滋贺县米原的新干线列车上,李登辉时不时用日语自言自语,简直忘了自己是哪国人。李登辉摆出一副重归故土、抚今追昔的架式,卖弄他“丰富的日本历史知识”。他声称:“我也在日本住过,对日本多一点了解。但是,我觉得这次的旅行对我帮助很大。来深刻地了解日本的想法和生活,还有很多方面。这次是自己来看看日本。日本这个国家还是很好的国家,秩序很好,各方面配合很好。这些方面对台湾建立一个新的国家来说应该有很大帮助。”据台湾记者说,李登辉有明年春天樱花盛开时再到日本东北奥之细道等地旅游的打算。台湾记者多次向李登辉发言人彭荣次提问,但彭均回答,李登辉没有提这件事。据说,李登辉是一个“虔诚”的基督教徒。但他对日本佛教却非常感兴趣,参观了京都的银阁寺、清水寺以及滋贺县永滨市的渡岸寺。在京都银阁寺参观时,他还下跪拜佛。以上种种可见,李登辉对日本有着无限的向往,恨不得自己脱胎换骨变成日本人。尽管李登辉有媚日情结,但他在日本期间却也受到京都大学的冷遇,吃了闭门羹。京都大学是李登辉60多年前曾经留学的地方,因此李登辉此次日本之行特别想去母校看看。据悉,京都大学婉转拒绝了李登辉的要求。台湾记者问李登辉此次未能去京都大学参观有没有遗憾,他只好托词说,因为事先没有跟京都大学联系嘛,所以没有什么遗憾。(完)(来源:新华网)“我家孩子就是不跟家长说话”昨日中午,“孩子为何变哑了”专家现场释疑火爆登场。成都市十二中华智学校心理老师周蕊、树德实验中学心理老师刘闫芳坐镇接听热线。咨询结束后,心理老师们感叹:很多“乖娃娃”变“哑”大都是由于父母方法不对造成的。纳闷:孩子为啥讨厌我第一个打进热线的家长杨先生十分气愤,他说自从孩子上了高中之后,就讨厌家长,甚至讨厌班主任,对老师存在抵触情绪。比起初中,学习下降很多。经与刘老师交谈后发现,老杨夫妇都是下岗工人,平日过多强调孩子的学习成绩。他们对高中学习方法、学习要求等知识了解不足,老是拿孩子初中成绩来比较高中成绩。老师建议:家长应对孩子重新定位,不是仅仅从分数出发看成绩是否下降。同时,要帮助孩子找出薄弱学科、薄弱环节,反思自己的学习方法是否正确。家长对孩子要多鼓励,并与孩子一起树立长期目标、中期目标和近期目标。伤心:我家娃娃要自杀在打进热线的家长中,单亲妈妈李静最为伤心。女儿五岁时爸爸死了,她独自带着孩子没再嫁。没料到孩子却性格软弱,一遇到难题就退缩。每天白天黑夜地上网、看电视,还逃学。妈妈一旦干涉就扬言:“你如果再管,我就自杀。”经过一番了解后,周蕊老师发现,这是由于单亲妈妈过于溺爱,不懂沟通艺术造成的。妈妈仅靠讲道理和苦口婆心来挽救孩子是不够的。应教给孩子正确的方式面对挫折,而不是帮助孩子去逃避。老师建议:妈妈应该营造好自己的感情生活,让彼此关爱,而不过分依赖。在女儿肯帮母亲做事的时候,告诉女儿自己的真实想法,进一步了解她逃学的真正原因。另一方面,从孩子要“自杀”来看,孩子有抑郁倾向,建议找专家进行面对面指导。降压:娃娃自尊心强南充家长王先生打进电话称,孩子17岁正在读高一,初中成绩很好,高中从“火箭班”降到“实验班”后,一直不愿意和父母沟通。由于娃娃自尊心强,父母一问他学校的事情,他就发火。平时就喜欢闷到头在一边读书看报。周老师指出,高中是孩子“自我意识”的发展期,孩子不愿沟通很有可能是降班的心理落差造成的,同时父母的期望也给了他压力。老师建议:对自尊心强的孩子,可实施“降压”措施,给他“吃冰棍”,而不是逼着他做事情。多与孩子培养共同爱好,不直接谈学习,创造孩子喜欢的家庭环境。要让他自愿陪妈妈、爸爸,而不是妈妈、爸爸陪他。压抑气氛一除,孩子自然话就多了。尝试:做个“时尚”妈妈棠湖中学某高中生,因父母做生意,从小就是隔代教育。从初中起孩子远离父母,住校至今,在家难以和父母沟通,整天沉迷于网络。母亲尝试与孩子沟通,但收效不大。经刘老师分析,原因在于孩子与父母相处时间太少,父母只是注重孩子的生活问题,而很少关注孩子的心理需要,所以造成了情感上的疏离。老师建议:父母一定要及时通过媒体和书籍关注当代中学生兴趣、了解他们的心理需要以及容易出现的困惑。做个时尚父母,参与到孩子感兴趣的活动中来,如上网等,不让孩子看不起。同时,还可以采取间接沟通的方式,让年长一些的同辈人(如姐姐)跟孩子接近,通过间接方式了解娃娃的困惑和关注点,从而接近孩子心灵。(记者谢梦)

凯发娱乐杰克或更好多手扑克新华网东京1月4日电综述:说汉语很不情愿近距离看李登辉媚日之旅记者吴谷丰1月2日,李登辉携妻子、儿媳和孙女结束了为期一周的媚日之旅。众所周知,李登辉有强烈的媚日情结,自称22岁前是日本人,那时的日本名字叫岩里政男。2004年,李登辉还拍了身穿日本剑道武士服的宣传画,为其领导的政党“台湾团结联盟”的“立委”候选人拉票。虽然日本政府称李登辉此行是“私人旅行”,不允许李登辉在日本搞政治活动,然而,李登辉抵日伊始便开始宣扬“台独”言论,到处卖弄他的媚日情结。纵观李登辉此行,一举一动俨然变成了一个“日本人”,对日本的一切都感到无比亲切。在名古屋城参观时,日本工作人员用日语进行讲解,李登辉不要翻译,急着用日语主动应答。在日本石川县西田几多郎纪念馆参观时,李登辉表现出了对西田哲学和思想的崇拜。西田纪念馆负责人向媒体记者介绍,李登辉对西田哲学非常了解,是他知道的唯一对西田哲学如此清楚和崇拜的“外国领导人”。李登辉在京都银阁寺举行的台湾记者会上甚至说,西田哲学和思想“对台湾建设一个新国家很有帮助”。在会上,李登辉一开始竟用日语回答台湾记者的提问,后在随行人员提醒下,他才改用汉语。在即将离开日本之际,他在位于京都的司马辽太郎墓地前,又用日语对日本媒体记者发表了讲话。李登辉与已故日本作家司马辽太郎有深交,他曾经在与司马辽太郎交谈时称:“我为自己生为台湾人感到悲哀。”他此行中曾提到,日本人的想法有助于“台湾的国家建设”,日本这样的国家真好。将台湾记者会和日本记者会作个比较就会清楚,李登辉说汉语时很不情愿,且语无伦次,表达能力极差,但说起日语来却非常流利,不比日本人差。在从京都开往滋贺县米原的新干线列车上,李登辉时不时用日语自言自语,简直忘了自己是哪国人。李登辉摆出一副重归故土、抚今追昔的架式,卖弄他“丰富的日本历史知识”。他声称:“我也在日本住过,对日本多一点了解。但是,我觉得这次的旅行对我帮助很大。来深刻地了解日本的想法和生活,还有很多方面。这次是自己来看看日本。日本这个国家还是很好的国家,秩序很好,各方面配合很好。这些方面对台湾建立一个新的国家来说应该有很大帮助。”据台湾记者说,李登辉有明年春天樱花盛开时再到日本东北奥之细道等地旅游的打算。台湾记者多次向李登辉发言人彭荣次提问,但彭均回答,李登辉没有提这件事。据说,李登辉是一个“虔诚”的基督教徒。但他对日本佛教却非常感兴趣,参观了京都的银阁寺、清水寺以及滋贺县永滨市的渡岸寺。在京都银阁寺参观时,他还下跪拜佛。以上种种可见,李登辉对日本有着无限的向往,恨不得自己脱胎换骨变成日本人。尽管李登辉有媚日情结,但他在日本期间却也受到京都大学的冷遇,吃了闭门羹。京都大学是李登辉60多年前曾经留学的地方,因此李登辉此次日本之行特别想去母校看看。据悉,京都大学婉转拒绝了李登辉的要求。台湾记者问李登辉此次未能去京都大学参观有没有遗憾,他只好托词说,因为事先没有跟京都大学联系嘛,所以没有什么遗憾。(完)(来源:新华网)

“我家孩子就是不跟家长说话”昨日中午,“孩子为何变哑了”专家现场释疑火爆登场。成都市十二中华智学校心理老师周蕊、树德实验中学心理老师刘闫芳坐镇接听热线。咨询结束后,心理老师们感叹:很多“乖娃娃”变“哑”大都是由于父母方法不对造成的。纳闷:孩子为啥讨厌我第一个打进热线的家长杨先生十分气愤,他说自从孩子上了高中之后,就讨厌家长,甚至讨厌班主任,对老师存在抵触情绪。比起初中,学习下降很多。经与刘老师交谈后发现,老杨夫妇都是下岗工人,平日过多强调孩子的学习成绩。他们对高中学习方法、学习要求等知识了解不足,老是拿孩子初中成绩来比较高中成绩。老师建议:家长应对孩子重新定位,不是仅仅从分数出发看成绩是否下降。同时,要帮助孩子找出薄弱学科、薄弱环节,反思自己的学习方法是否正确。家长对孩子要多鼓励,并与孩子一起树立长期目标、中期目标和近期目标。伤心:我家娃娃要自杀在打进热线的家长中,单亲妈妈李静最为伤心。女儿五岁时爸爸死了,她独自带着孩子没再嫁。没料到孩子却性格软弱,一遇到难题就退缩。每天白天黑夜地上网、看电视,还逃学。妈妈一旦干涉就扬言:“你如果再管,我就自杀。”经过一番了解后,周蕊老师发现,这是由于单亲妈妈过于溺爱,不懂沟通艺术造成的。妈妈仅靠讲道理和苦口婆心来挽救孩子是不够的。应教给孩子正确的方式面对挫折,而不是帮助孩子去逃避。老师建议:妈妈应该营造好自己的感情生活,让彼此关爱,而不过分依赖。在女儿肯帮母亲做事的时候,告诉女儿自己的真实想法,进一步了解她逃学的真正原因。另一方面,从孩子要“自杀”来看,孩子有抑郁倾向,建议找专家进行面对面指导。降压:娃娃自尊心强南充家长王先生打进电话称,孩子17岁正在读高一,初中成绩很好,高中从“火箭班”降到“实验班”后,一直不愿意和父母沟通。由于娃娃自尊心强,父母一问他学校的事情,他就发火。平时就喜欢闷到头在一边读书看报。周老师指出,高中是孩子“自我意识”的发展期,孩子不愿沟通很有可能是降班的心理落差造成的,同时父母的期望也给了他压力。老师建议:对自尊心强的孩子,可实施“降压”措施,给他“吃冰棍”,而不是逼着他做事情。多与孩子培养共同爱好,不直接谈学习,创造孩子喜欢的家庭环境。要让他自愿陪妈妈、爸爸,而不是妈妈、爸爸陪他。压抑气氛一除,孩子自然话就多了。尝试:做个“时尚”妈妈棠湖中学某高中生,因父母做生意,从小就是隔代教育。从初中起孩子远离父母,住校至今,在家难以和父母沟通,整天沉迷于网络。母亲尝试与孩子沟通,但收效不大。经刘老师分析,原因在于孩子与父母相处时间太少,父母只是注重孩子的生活问题,而很少关注孩子的心理需要,所以造成了情感上的疏离。老师建议:父母一定要及时通过媒体和书籍关注当代中学生兴趣、了解他们的心理需要以及容易出现的困惑。做个时尚父母,参与到孩子感兴趣的活动中来,如上网等,不让孩子看不起。同时,还可以采取间接沟通的方式,让年长一些的同辈人(如姐姐)跟孩子接近,通过间接方式了解娃娃的困惑和关注点,从而接近孩子心灵。(记者谢梦)信报讯据《华商报》报道,8日,在发现金花集团副总裁徐凯自杀的数日后,金花高层终于以“金花企业集团徐凯同志治丧委员会”名义,在媒体上公布徐凯已逝的讣告。讣告说:“在徐凯担任集团副总裁期间,他把个人的发展与企业的发展壮大紧密结合,以身作则,积极参与集团重大项目决策,在管理实践中率先垂范,坚持科学诚信的工作态度,倡导并实践着稳健求实的工作作风,先后在集团资产重组、企业并购及上市等重大经营活动中做出了大量富有成效的工作。”金花企业集团治丧委员会发布的讣告说,“金花企业集团副总裁、金花企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副董事长徐凯先生于2005年元月4日18时在西安不幸去世,享年57岁。徐凯先生是金花企业集团主要创始人之一,他为金花企业集团的发展壮大做出了突出贡献。”细读讣告,文中对徐凯给金花集团发展壮大做出的突出贡献给予高度评价,但对徐凯自杀过程及原因没有涉及。新闻回放陕西省著名民营企业金花集团副总裁、上市公司金花股份(600080)副董事长徐凯几天前在西安市城区的某大酒店内突然自杀身亡。2003年《新财富》杂志曾以拥有8.8亿元财富,将徐凯列入中国400富人榜第98名。

凯发娱乐杰克或更好多手扑克据华商报报道,近日,有消息称,陕西省著名民营企业金花集团副总裁、上市公司金花股份副董事长徐凯几天前在西安市城区的一家大酒店内突然身亡。目前警方已排除了他杀可能。一个拥有88亿元财富,位居中国400富人榜第98名的金花集团二号人物为何要自杀?警方认定排除他杀可能1月5日下午4时30分,一位不愿透露姓名和身份的市民致电报料称,陕西省知名企业金花集团副总裁徐凯在西安市城区的某大酒店自杀身亡,已经两天了,当地警方正在调查。昨日,记者辗转中找到了此事的多名知情人士。他们向记者证实说,1月4日下午,有人突然发现副总徐凯在金花豪生国际大酒店某房间内自杀,发现时已不幸死亡。昨日上午,记者从西安市公安局有关部门了解到,1月4日下午,接到西安市公安局110指挥中心指令后,公安碑林分局长安路派出所会同分局治安大队、刑警大队人员迅速赶到辖区的该家大酒店房间内进行勘查。经法医鉴定,西安市碑林警方排除了徐凯被他杀的可能,并下发有关鉴定书。自杀疑与失败婚姻有关徐凯自杀身亡的原因及详情一时引发众多疑问。据警方和金花集团内部知情者透露,身价数亿的徐凯是自缢身亡。据警方及知情人士介绍,当强行打开门进入房间后,发现徐凯已自缢身亡,脚下有凳子,用的是一根白色绳子,是事前买好带进酒店的。经过详细勘查和法医尸检,警方认为死者属于自杀。徐凯一生有过3次婚姻,但都以离婚收场。3次失败的婚姻给他人生的打击很大。另据了解,徐凯身患多种慢性病、常年带病工作也可能是一个重要原因。一些熟知徐凯的外界朋友说,徐凯投身商界,经历过商海无数的大风大浪,因为感情及身体原因突然走上绝路的可能性有,但也许并非是关键因素。88亿元遗产分配成悬念徐凯突然自杀,留下最大的悬念就是曾被媒体评估高达88亿元身价的财富将如何分配。因为徐凯曾经3次结婚3次离婚,除了一位8旬老母亲尚健在,还有3位前妻、一个儿子、一个女儿和孙子。这些人中,哪些人具有资格继承遗产,他们将如何继承遗产?据了解,徐凯的第三任妻子今年29岁,与年过半百的徐凯婚姻持续时间不长,没有子女,离婚时也没有任何财产纠纷。按照国家法律规定,徐凯的三任前妻均没有权利继承徐凯的财产,只有徐凯的老母亲、儿子、女儿及孙子享有遗产继承权。是一人独占还是多人分配继承徐凯在金花集团的20%股份,目前仍是个悬念。(作者李亦南程彬)■新闻资料徐凯身价88亿祖籍陕西的徐凯生于1950年,大专学历,经济师职称。跟随陕西省著名民营企业家金花企业集团总裁吴一坚一起创业数十年。徐凯为人低调,在金花集团属于二号人物。1991年至去世前,徐凯先后任西安金花实业发展公司副总经理、陕西金花实业发展有限责任公司副总经理、金花集团常务副总裁,2002年5月被选为金花股份副董事长。徐凯曾获陕西省第三届“优秀青年企业家”称号。据金花内部资料称,金花集团目前已经拥有80亿元资产,还有上海和香港两家上市公司,员工近5000名。在其中,徐凯持有金花集团20的股份,仅次于吴一坚,是该集团的常务副总裁。2003年《新财富》杂志曾以徐拥有88亿元的财富,将徐凯列入中国400富人榜的第98名。新华网东京1月4日电综述:说汉语很不情愿近距离看李登辉媚日之旅记者吴谷丰1月2日,李登辉携妻子、儿媳和孙女结束了为期一周的媚日之旅。众所周知,李登辉有强烈的媚日情结,自称22岁前是日本人,那时的日本名字叫岩里政男。2004年,李登辉还拍了身穿日本剑道武士服的宣传画,为其领导的政党“台湾团结联盟”的“立委”候选人拉票。虽然日本政府称李登辉此行是“私人旅行”,不允许李登辉在日本搞政治活动,然而,李登辉抵日伊始便开始宣扬“台独”言论,到处卖弄他的媚日情结。纵观李登辉此行,一举一动俨然变成了一个“日本人”,对日本的一切都感到无比亲切。在名古屋城参观时,日本工作人员用日语进行讲解,李登辉不要翻译,急着用日语主动应答。在日本石川县西田几多郎纪念馆参观时,李登辉表现出了对西田哲学和思想的崇拜。西田纪念馆负责人向媒体记者介绍,李登辉对西田哲学非常了解,是他知道的唯一对西田哲学如此清楚和崇拜的“外国领导人”。李登辉在京都银阁寺举行的台湾记者会上甚至说,西田哲学和思想“对台湾建设一个新国家很有帮助”。在会上,李登辉一开始竟用日语回答台湾记者的提问,后在随行人员提醒下,他才改用汉语。在即将离开日本之际,他在位于京都的司马辽太郎墓地前,又用日语对日本媒体记者发表了讲话。李登辉与已故日本作家司马辽太郎有深交,他曾经在与司马辽太郎交谈时称:“我为自己生为台湾人感到悲哀。”他此行中曾提到,日本人的想法有助于“台湾的国家建设”,日本这样的国家真好。将台湾记者会和日本记者会作个比较就会清楚,李登辉说汉语时很不情愿,且语无伦次,表达能力极差,但说起日语来却非常流利,不比日本人差。在从京都开往滋贺县米原的新干线列车上,李登辉时不时用日语自言自语,简直忘了自己是哪国人。李登辉摆出一副重归故土、抚今追昔的架式,卖弄他“丰富的日本历史知识”。他声称:“我也在日本住过,对日本多一点了解。但是,我觉得这次的旅行对我帮助很大。来深刻地了解日本的想法和生活,还有很多方面。这次是自己来看看日本。日本这个国家还是很好的国家,秩序很好,各方面配合很好。这些方面对台湾建立一个新的国家来说应该有很大帮助。”据台湾记者说,李登辉有明年春天樱花盛开时再到日本东北奥之细道等地旅游的打算。台湾记者多次向李登辉发言人彭荣次提问,但彭均回答,李登辉没有提这件事。据说,李登辉是一个“虔诚”的基督教徒。但他对日本佛教却非常感兴趣,参观了京都的银阁寺、清水寺以及滋贺县永滨市的渡岸寺。在京都银阁寺参观时,他还下跪拜佛。以上种种可见,李登辉对日本有着无限的向往,恨不得自己脱胎换骨变成日本人。尽管李登辉有媚日情结,但他在日本期间却也受到京都大学的冷遇,吃了闭门羹。京都大学是李登辉60多年前曾经留学的地方,因此李登辉此次日本之行特别想去母校看看。据悉,京都大学婉转拒绝了李登辉的要求。台湾记者问李登辉此次未能去京都大学参观有没有遗憾,他只好托词说,因为事先没有跟京都大学联系嘛,所以没有什么遗憾。(完)(来源:新华网)1月2日,李登辉携妻子、儿媳和孙女结束了为期一周的媚日之旅。众所周知,李登辉有强烈的媚日情结,自称22岁前是日本人,他那时的日本名字叫岩里政男。2004年,李登辉还拍了身穿日本剑道武士服的宣传画,为其领导的政党“台湾团结联盟”的“立委”候选人拉票。自12月27日起,记者对李登辉的日本之行进行了近距离采访,看清了他媚日的真面目。虽然日本政府称李登辉此行是“私人旅行”,不允许李登辉在日本搞政治活动,然而,李登辉抵日伊始便开始宣扬“台独”言论,到处卖弄他的媚日情结。媚称“宾至如归”去年12月29日上午,李登辉及其家人一行包下了一节车厢,从名古屋乘列车前往石川县金泽市和七尾市参观。从入住饭店步行到车站的十几分钟的路程中,日本出动大量便衣警察,为李登辉担任警戒。石川县金泽车站检票口外,由“日本李登辉之友会”和日本当地“狮子会”等团体组织的约200人(大部分是日本人),举着“欢迎李登辉一行来访”的标语牌,猖狂地高喊“李登辉万岁”和“台湾万岁”的口号。抵达金泽市后,李登辉先去了金泽市立故乡伟人馆(馆内陈列了金泽市许多历史伟人的史料)。随后,他又去日本闻名的金泽市兼六园(日本庭院)参观。有台湾记者为了拍摄靠近李登辉,而与警察发生了摩擦。29日下午5时左右,李登辉离开金泽市,乘车前往石川县七尾市和仓温泉的“加贺屋”旅馆(日本最好的温泉旅馆)入住。离开旅馆前,李登辉为旅馆题字“宾至如归”“一诚天下无难事”。30日上午10时半,李登辉一行离开旅馆,此后,乘车先去了李登辉非常崇拜的日本哲学家西田几多郎纪念馆,并在纪念馆吃午饭。然后,李登辉去了在日本对台湾实行殖民统治时期为台湾南部修建水库作出过重要贡献的工程师八田与一故居参观。下午3时28分,他从金泽车站乘列车返回名古屋。傍晚抵达名古屋车站。据李登辉发言人彭荣次向日本记者介绍,李登辉入住饭店后不再外出,将在饭店会见八田与一的长子。由于28日日本对几名台湾随行记者发出过警告,不许他们太靠近李登辉,29日和30日台湾记者没有怎么提问。29日、30日,日本和台湾共有约100名记者跟随采访。由于日本政府称李登辉此行是“私人旅行”,所以一切行程都不公开,令台湾记者十分头疼,深怕错过了重要新闻。不忘鼓吹“台独”12月31日上午,李登辉一行从名古屋乘坐新干线前往京都。新干线抵达京都时,由“在日台湾同乡会”等团体组织的旅日台湾人和日本人约200人在出站口手持日本国旗和“在日台湾同乡会”会旗,高举分别用中文和日文写的“欢迎李登辉”标语,高喊“李登辉万岁”和“台湾万岁”的口号。离开京都车站后,李登辉路过京都大学,在校门口停留了一会儿。京都大学是李登辉60多年前曾经留学的地方,因此李登辉此次日本之行特别想去母校看看。据悉,京都大学以李登辉可以来校但不许警察入校为由,婉转拒绝了李登辉的要求。但是,据日本记者说,京都大学是由于与中国大学的交流频繁,不愿与中国大学的交流因李登辉来访受到影响,而拒绝了李登辉的要求。接着,李登辉去了银阁寺,与该寺的住持进行了长时间交谈。参观结束时,李登辉特意安排了他来日后的首次台湾记者采访,时间持续了约6分钟。李登辉摆出一副重归故土、抚今追昔的架式,卖弄他“丰富的日本历史知识”。他声称:“今天下雪,对你们(台湾记者)和我来说,都是很有意义的。这次到日本来,完全是以文化方面的目标来参观的。我在这里念过书。今天来银阁寺,昨天、前天去了西田几多郎纪念馆、八田与一故居和金泽,日本的建筑和园林非常好。昨天的西田纪念馆非常有意思。今天对银阁寺的历史有了一个了解。我也在日本住过,对日本多一点了解。但是,我觉得这次的旅行对我帮助很大。来深刻地了解日本的想法和生活,还有很多方面。这次是自己来看看日本。日本这个国家还是很好的国家,秩序很好,各方面配合很好。这些方面对台湾建立一个新的国家来说应该有很大帮助。”台湾记者问李登辉新年有什么新希望,他鼓吹说:“台湾新一年的希望就是加强台湾的认同问题。你们要了解西田哲学。日本明治维新时期出了很多的思想家,西田先生在这些思想家的影响下,找到了日本的发展方向。我为什么对西田哲学感兴趣、关心,原因是台湾正处于一个转变时期,所以需要我们大家在思想上、文化上有一个新的开始。”此后,李登辉去了他在京都大学留学时的老师柏佑贺家。由于京都下大雪,通往滋贺县琵琶湖的高速公路禁止通行,李登辉一行临时改乘新干线,前往日本铁路东海公司在琵琶湖的一个疗养所住宿。记者和其他日本、台湾记者赶到这个疗养所门口,均被警察挡回。据台湾记者说,李登辉有明年春天樱花盛开时再到日本东北奥之细道等地旅游的打算。台湾记者多次向李登辉发言人彭荣次提问,但彭均回答,李登辉没有提这件事。“媚日”丑态毕露纵观李登辉此行,一举一动俨然变成了一个“日本人”,对日本的一切都感到无比亲切。无论是在参观访问中,还是与日本人的言谈中,他的媚日情结表现得淋漓尽致。在名古屋城参观时,日本工作人员用日语进行讲解,李登辉根本不需要翻译,就流利地用日语主动应答。在日本石川县西田几多郎纪念馆参观时,李登辉表现出了对西田哲学和思想的崇拜。西田纪念馆负责人向媒体记者介绍,李登辉对西田哲学非常了解,是他知道的唯一对西田哲学如此清楚和崇拜的“外国领导人”。李登辉在京都银阁寺举行的记者会上甚至说,西田哲学和思想“对台湾建设一个新国家很有帮助”。在此次台湾记者会上,李登辉一开始竟用日语回答台湾记者的提问,后在随行人员提醒下,他才改用汉语。在即将离开日本之际,他在位于京都的司马辽太郎墓地前,又用日语对日本媒体记者发表了讲话。将台湾记者会和日本记者会作个比较就会清楚,李登辉说汉语时很不情愿,且语无伦次,表达能力极差,但说起日语来却非常流利,不比日本人差。从京都开往滋贺县米原的新干线上,李登辉时不时用日语自言自语,简直忘了自己是哪国人。李登辉与已故日本作家司马辽太郎有深交,他曾经在与司马辽太郎交谈时称:“我为自己生为台湾人感到悲哀。”他此行中曾提到,日本人的想法有助于“台湾的国家建设”,日本这样的国家真好。据说,李登辉是一个“虔诚”的基督教徒。但他对日本佛教却非常感兴趣,参观了京都的银阁寺、清水寺以及滋贺县永滨市的渡岸寺。在京都银阁寺参观时,他还下跪拜佛。以上种种可见,李登辉对日本有着无限的向往,恨不得自己脱胎换骨变成日本人。尽管李登辉有媚日情结,但他在日本期间却也受到京都大学的冷遇,吃了闭门羹。台湾记者问他此次未能去京都大学参观有没有遗憾,他只好托词说,因为事先没有跟京都大学联系嘛,所以没有什么遗憾。共同社说李登辉把日奉为实现“台独”的样板日本共同社2日报道说,李登辉决心加强日台关系,把日作为“台湾建国”的样板。评论说,李登辉2日结束了为期一周的访日活动,他在离开日本前重申了要加强日台关系的决心。他在京都对媒体发表简短讲话中,对日本社会给予了高度评价,并说要把日本当成“台湾建国”的样板。称他这次日本之行“不仅仅是一次怀旧的旅行,更是一次思索的旅行。”李登辉自己说他“20岁之前是日本人”,就是说他访问了自己思想形成的起点,再次认识到了他所强调的“确立台湾的主体性”的重要性。评论说,中国当批判小泉首相参拜靖国神社等,通过李登辉访日可隐约看出日本想把李登辉当成“牵制中国的牌”的想法。(完)(来源:参考消息特刊)(记者吴谷丰)

编辑:
关键词:凯发娱乐杰克或更好多手扑克